华藏全息医学之应用

可鉴:要找到一个与受者的契合点,有的时候面对受者,没有契合点的话也挺难的。有时候一个很复杂的疾病,甚至从医学来讲,下结论没法治疗的疾病,我们治起来可能还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有时候看上去一个比较普通的疾病,当受者本身有一些相对局限,甚至固化的概念的时候,这个统一就需要有一个沟通过程的。有时候说“医不叩门”,你如果主动地去找一个人治病,尤其用一些他并不理解甚至排斥的方法,就存在着一个医患之间,或者施者和受者之间的相沟通、相作用、相统一的关系,它也会影响效果,就是从受者角度来讲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所以治疗当中,这个沟通也是随缘和顺缘的过程,随缘的话可能会简单一点,顺缘的话,面对有些缘法,你要帮他治疗好的话,也需要一个沟通,让他接受和契合的过程。这两者也是不同角度吧,是同一个道理。

所以我们有时候,比如说同一种病,你去治无效,可能换一个人有效,也存在这种状况。还有一种,你的心境不同,治疗的疗效也不同。所以这里面具体问题来讲,有时候因素也是比较复杂的。你要是去给人治病的时候,比如一个人有胃病,你就练了个一指阳,拿个剑指对着他的胃,你哪怕捅一下,可能他的胃病就被你治好了。你就拿个剑指,你加个意念,把你从剑指的信息能量传到他胃里面。不管他的胃怎么样的不舒服,你一念之间让他的胃的病,用太阳的信息能量也好,用华藏的信息能量也好,你把它给融化了,恢复到完全健康的状态。那一念,你用那个剑指发过去以后,可能就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当你有了第一步的体会的时候,再进一步治疗其它方面,你就会更加有信心,或者更加有感受了。

学子:我还想到一点,不知道我体会的对不对啊,我觉得人的身体的疾病和心理的疾病是密切相关的,是不是这样?

可鉴:是的。

学子: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一个人的心理是很难改变的。比如有些人的脾气、性格就导致了他这样的疾病,这种脾气、性格不是很轻易就可以去改变的。这样的话,我们就是给他治好了,是不是也只是一个暂缓或者减轻的过程,而不是完全好的过程呢?

可鉴:没错!你讲的这个状况在现实当中是真正存在的。比如我的同学,我举两个例子。一个同学他有胃病,多年没看好,他很紧张啦,然后我给他讲了一个方法,我还帮他调了一下,就效果很好。另外一个同学呢,同样是胃病,他就觉得:你帮我调一下就好一点。但他的饮食、生活习惯,包括他平时思虑的状态,跟他讲,他也清楚,他也接受,作为同学他也很信任你,但是他不愿意去改,他还继续折腾。那么他这种,我们现代医学叫生活方式病,你要想从病根上给他治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不现实的,因为他自己并没有真正需要去治这个病。那你跟他相合时,强加一个给他治好,就跟我们强拉一个人,让他进入修行或者怎么样,道理是一样的,有的时候也是不现实的。所以说这里面有一个叫虚实结合或者随缘顺应的一个过程吧。

好了:可鉴,我刚才一直听你讲医学,你刚才讲了一个“医不叩门”。我这么多年有点体会,这个治病的感觉,我一直就不敢说:用五行啊,阴阳五行,这个东西我感觉挺神奇的。

可鉴:你跟大家说说,我也想听听,跟你学一学呢。

好了:比如,春节期间,有一个腰椎管狭窄,有这病吧?

可鉴:有。

好了:腰椎管狭窄,老猫着腰走,这是我的一个亲戚。我说:你躺那儿。我当时心念是什么呢?这个腰椎啊,骨头它属于木,木为筋骨嘛,是吧?它狭窄了,肯定是木头多出来了。我就拿个打火机,我当时想找几根火柴,没找着。我就拿个打火机来点。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火二,木为三,一六、二七、三八,四九。我也不知道烧了几下,我就把那个打火机点起来,一下,两下,可能是两下,或三下,我就按照五行的这个河图数,可能是三下,左三嘛,也不知是先天还是后天,当时我忘了。哎,我感觉我就点了几下。然后我就用右手扒拉她两下,我用左手拿打火机,她趴在那呢,我就拿右手扒拉两下。哎,她站起来了,她说她好了。你说这叫怎么治的这个病啊?

可鉴:其实,因为你是易学的大家啦,你在这方面应用了易学的阴阳五行的手段,其实还是全息医学的华藏心法的治疗。

好了:是吗?还有一个特别神奇的,也是五行的道理,我这么多年一直用五行的道理。有一个名演员,跟我关系很好,他得的是前列腺炎,人家诊断的是前列腺癌,有癌变。你看肾经属水,壬癸水为肾经嘛,他如果是癌的话,肯定是水多了,它就长出来东西了,是这个道理吧?然后我说:旺者宜泄不宜克。就是这个水,出现什么旺的东西,你不能去克它,你要泄它这个气。水生木嘛,但是你用土就不行。就好像一个人特别厉害,特别凶,你不能惹他,你得导引他。

我说这样吧,当时让他买三两檀香木,当时药店有卖的。我说:今天晚上你铺个褥子睡觉,把檀香木都铺在褥子底下,然后他就睡了。他说:我睡了三天。睡了三天之后,我说:你呀,把它拿出来,你家里要是有香炉,你就把檀香木给烧了。结果他特别听话,他就把那三两檀香木给烧了。烧了以后,他说:那檀香木一股子什么味儿,就不是檀香木的味儿了,特别奇怪的味道。哎,好了!到现在多少年了,都诊断为前列腺癌了,他怎么没事了呢?治这个病的时候,我当时就没见他面,我也没上手。

可鉴:你已经把人、物和全息全部融在一块儿,转化了。

好了:这也是全息的转化,是吧?

可鉴:是的。你看,知者不言,我这是半知半言。

好了:不不,今天你讲起这个,我想起来了。这个事一直心里感觉挺神奇的,这玩意儿能治病!而且都是大病。

可鉴:你这一说我就知道,就可以消东西。

好了:还有一次,是一家中医医院的妇科主任,她得的是子宫颈癌,说是转移了,差不多有小鸡蛋那么大了。她是做完手术以后转移了,到了小腹里了,医疗小组也都准备好了,就是要给她治病了。就在这个时候呢,我说这样吧,你到我这拿点东西吧,她就派司机来拿了。其实,拿东西的时候我都没想好是什么,到底给她那点什么呀?那次,连想都没想。我记得是给她拿了三个铜钱,乾隆通宝。

可鉴:你算卦有铜钱,哈。

好了:我那个小罐里有不少铜钱呢,我随便抓了几个,上了锈我用不了的,我就给她了。我说把这个放在褥子下边,她就放在褥子底下了,也是这么治的。本身她就是中医医院的妇科的主任,她在本院里面很方便,然后她就做了个B超,因为还有一周就要手术了。结果呢,她做了个B超以后,医院的人都认识她呀,说:主任,你吃什么药了,怎么没有了?不但没有了,因为是癌症,她血象可能是有问题的,从医学上讲是吧?

可鉴:是的。

好了:嗯,她血象有问题,结果两个月之后,她再查血象,查什么,好了!到现在了,没事了,手术也没做,它怎么没了呢?

可鉴:这叫即心即法,没想法。

好了:你说这个,我真的是对这几个人,感觉都是在没有想法的情况下治好的。

可鉴:是这样,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不那么在意结果的时候,那个心念的纯然和真实就是最佳的结果。

好了:这也叫咱们的全息医学吧?

可鉴:肯定啦。没有修为的人,比如那些算卦的什么的,他拿多少个铜板,他称3斤檀香木,他也没这个效果。

好了:这很奇怪,到现在我心里老存着这个,今天听你说,我想起来了。

可鉴:因为它是以你心的修持的、真实的心地,和这种施与对方的心的,所负载的加持的信息能量,它通过阴阳五行,这是一个转化的,一个虚实相应的缘法,或者一个运用的点。那么这个结合点,它本身可以是其它的相,你比如说三两檀香木,也可以是三个别的东西,也可以是三枚红枣,对吧?它一样会起到这个效果。所以关键是修行华藏心法,内心、愿心和无私必加持所负载的信息能量,在对方的身上通过某一种缘,结合虚实相应,它转化出来了。你那个三枚铜钱本身,你没有想法,也没有想到五行什么的,但你那一念之间就包含了全息,它必然也对应了五行的相合。它就转化了。

学子:铜钱属金,子宫属水,金生水。

可鉴:嗯,金生水,是。

学子:刚才我听了对话以后,我有一些感想。就是好了讲的一句话:旺者宜泄不宜克,是吧?

好了:是。

学子:这里面讲了一个道理,就是对于任何的因缘,我们其实是契合的,而不是强行对立。联想到全息,我有些感想,说出来跟大家分享最近的一些感悟。为什么说是契合的呢?就是说,我们这个世界是娑婆世界,娑婆世界是幻化的、无常的、无住的,是不是这样?

可鉴:是的。

学子:那么,既然它是幻化的、无常的、无住的,既然它是可以变化的,也就是说,时间也罢,空间也罢,大也罢,小也罢,一切都可以转化。一个人的病,可以转化到一个铜钱上、一个水果上、一个小东西上,也可以把一个象地震啊,火灾啊这样的大东西转化,比如把岩浆喷发转化到一个手指头上流血,或者其它的一些小方法,可以是转化。既然这个娑婆世界它是无常的、无住的,是可以变化的,一切都是四大假合而成,那么,这个契合就是一种全息。所谓“全息”呢,就是一种思维方式的改变,它可以把大、小这种概念,把这种思维方式突破掉,它就可以转化。既然它是幻化的,必然可以转化。这就是我们思维方式的改变,我觉得这就是全息的思维方式。

我们对他们不是一种对立的,比如看到一个人有病,我们不是要强行地去改变他,跟他对立,不是这样的,是转化。这个“转”字,也就是我们经常用的转识为智的转字,它是在于转,在于契合。

可鉴:是的。作为一个生命本身,在他局限的生命的时空当中,他有他自己必然的、固化的命,或者叫规律。你要破除这个规律,你肯定是有一种超出这个规律之外的信息能量的加持,一个回向,就是您说的转化作用的源头。当这个心念和对方心的需要相合的时候,二者的平等,施受也叫同性吧,这两者结合的时候,转化为身体健康的一种疗效。讲的是关键在于转化。

师:你们在给人家调病、治病的时候,象刚才可鉴讲的,那些很严重的不治之症,恐怕一下子就好了;反而是轻微的,象头痛感冒却搞了半天搞不好。刚才可鉴讲了一个原因,因为全息它不仅仅是经度和纬度的和融,它依然是一个施者和受者的融合,因为它本身是个整体性的。所以呢,这个问题你们有没有考虑怎么解决?因为现在在常规医院里的很多医患关系,根本就是对立关系,施者,也就是医生,他通常不管病人接受不接受,他采取一些强制性的,或粗暴性的医疗手段,当然,有一些病能够治好,更多是小病治成大病,所以这个问题你们有没有考虑到,怎么样去体现出施者与受者全息和整体?讲一讲。

可鉴:我先说说吧。我们在临床当中,尤其是最近几年,医患之间的对立关系与矛盾始终是很常见的现象,医疗的规范已经规范到医生必须去怎么样治疗,在这个过程中,患者也形成对医生的疗效或模式的不接受,因为疗效有时候客观上并不如他所愿,或者说效果不好。那么这个时候,医患之间的矛盾在很长一段时间来讲是有加重的,我在做医生这几年也经历了很复杂的过程。我心中始终是不能放弃作为医生最基本的行医的原则吧,所以经常会为说服一个病人接受治疗,甚至会招惹来一些所谓的医患冲突,也会导致一些问题的复杂化。

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越来越多的病人得到好的疗效的时候,这几年来,患者的信任度和沟通的有效性也越来越方便了。我觉得现实当中,这样的问题其实是一个社会问题的根源,也就是说,真正作为患者,他并不知道什么是他需要的治疗和健康,他客观上也是矛盾的心理。同时呢,越来越多的医生,我说他是什么呢?成为职业化的技术工作者,内科是开药匠,外科是开刀匠,检查者是技术操作工。普遍的,现代医学,包括中医,它就是技术层面的流程性的操作,这是医的现状。那么作为受者的现状是什么呢?他们本身的生活模式,对健康追求的认知也是很复杂,甚至于他们并不真正去追求健康。有时候,跟同事、同行交流的时候,我说到:真正来就医的比例并不高,我说它是10%,当然这个数字并不准确。我的意思是说,很少有患者是真正来求医、求健康的。他们自己有一套认知,然后来解决他们的满足,就认为是求医了。

所以,医患之间的矛盾其实是社会矛盾在医疗体系的呈现,也是一个缩影。对于这个问题,我在做医疗的当中,我始终是秉持我作为医生的基本的职业道德的观念,我始终希望患者能够转化一些认知。所以有时候我看病,交流会多一些,也期望他们在接受的前提下,你才能沟通,给他一些建议,他才能接受。对这一点,我有这样一些粗浅的体会,也是这么做了一些年。真正这个问题从医学角度来讲,我觉得现在的中医和西医必须要扭转这一现状,否则现在的医学给社会人带来的健康,投入是极其巨大,而收效与投入相比是微乎其微。你看现在很多的医院,在化疗,在肿瘤的治疗方面,它们作为一种医院收入的手段了,所以很多方面问题也非常严重。对华藏医疗工作者来讲,我们就秉持最起码的职业医生职业道德的良心,同时我们也抱着一种信念,希望能够真正地走出一条全息医学的路来,能够给世人带来真正的医学健康的治疗。我就说这么一点。

师:当代的医学手段比以往时期要先进的多,也便利的多,但是现代的各种疾病也层出不穷,人的健康也未必比以前更健康。所以,这当然是体现出一个社会层面的问题,一个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价值取向和一个自我规范存在的一些认知偏误,乃至于到行为的偏误,所以就导致了目前这种状况。你们有时候看看,有很多患者濒临生命危险,对于医院来说,就医者有时候仅仅因为缺少几千块钱就可以见死不救,这很多很多事情已经超越了医学本身,所以导致了医患之间的对立。

从全息医学这个角度,医学是一个分系,是华藏系统当中很小的一块,它的指导思想依然是要强调大三元统一的指导思想。所以刚才可鉴所说的,不仅从医疗技术层面上,医患之间要达到相互沟通,最后才有可能相互作用。同时,有这种思路以后,你就会去留意,或者就会去更多的注重患者的心理问题、他的生活问题、他的价值取向,确定他的病,究竟病因是什么,然后你如何来采取相对应的措施?这是第一步。第一步要留意的,也是比较关键的一步。

接下来就是你们刚才在说的这些,医患之间,就是施者与受者怎样沟通,怎样和谐,怎样统一。往往,我们经常会出现,就是某些患者其实他得了很重的病,但是对你来说,轻而易举地就把对方的病治好了,有些很简单的病却治不好。更多的原因,除了刚才所说的这些因素都完全符合要求之后,还出现这个问题,那就是只有医患之间的不能沟通、不能统一。这时候,更多体现在施者,对你们自身来说,要如何去把握和调整?你们作为施者、作为医生,对不同类型的病人、不同类型的患者,你要以什么样的方法和手段,以什么样的指导思想去让对方能够病好了。同时,刚才可鉴所说的他的一个朋友,他的一些生活习惯,导致他产生疾病,可他又不愿意去纠正和放弃现在的生活习惯。那么你怎么样去让他的病能够好,怎么能够让他健康,或者怎么样让他这个病好了以后不会再生病,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考验。

在医学里面有个小故事,华佗你们都知道是谁吧?

众:知道。

师:华佗有三兄弟,他的大哥医术最高明的,接下来是二哥,华佗的医术是三兄弟中最差的,但华佗他出名了,成为医圣,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华佗的大哥治未病,也就是还没有发生之前,这个病刚刚还没有发生,他就把患者的病治好了,这个病就生不了。比如他现在看到某个人,可能过几天会有某一种病况的发作,他有他的办法,把病变还没有体现出来的病人治好了。因此,病情并没有体现出来,很多人也不会领他的情,他也就默默无闻的把他所能遇见的这些人的病给治好了。

他的二哥治已病,病情刚刚发生,所以他二哥采取的方法,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第二个方法,与患者进行沟通、作用,让患者与他积极配合,最后在病恶化之前把病治好。所以患者和社会就认为他是很普遍、很简单的一种医术。比方说患者胃肠不适,他发现这是癌变,他提前采取措施与患者达成了沟通,让患者完全信赖于他,接受对他的生活进行指导,思想行为进行规范,接受他的治疗,最后病治好了。

那么华佗呢,他其实擅长的是外科,割骨疗伤啊,给曹操开颅啊,体现出来他是外科。更多的是病人的病情已经发作了,病人不知道病的深浅嘛,因为病已经体现出来了,就找到了华佗。他把病治好了,因此华佗的名气就很大。

其实你看这三个类型,医术最高明的反而是默默无闻的,医术最差的反而是闻名天下。那些将要生病的人反而对施者不会有一种迫切的依赖和要求,反正他自己不知道,反正你要说他明天会生病,甚至他不高兴,他会生气,还说你神经病。所以呢,那些病已出现了,这个时候他就是急病乱投医了,找到一棵救命稻草,也就对医生言听计从,这时候很多庸医就把人误治死了,也会出现这样的原因,因为他的病已经呈现出来了嘛。

所以,医者和患者这三个类型,为什么会有三个不同的结果?这个你们可以去思考一下,尤其是重点要思考华佗的二哥。所以对全息医学来说,因为咱们最终治的是心病,治的是医心,因为佛法本身是大医王嘛,你们能不能从医治身体的角度契入,最终达到去医治他的心灵,达到他身心的和谐和匡正他身心的偏误。所以这一方面是值得大家去思考。

学子:老大是不来不去,老二是有来有去,老三是如来如去。刚才师父讲的,我有一个体会:施者和受者是这样的,他们必须是相沟通、相作用、相统一。刚才师父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些病特别重的我们一下能治好,而小发烧、小感冒的,我们使了半天劲却不起作用?其实这也体现了一个,当受者不需要的时候,他没有感觉自己需要的时候,他不把相沟通的信息发给你,那个时候他也是施者,施者即是受者,受者即是施者,他不把信息向你去沟通、向你展现,我们实际上作为受者是无法变成施者的,那么施受都是不存在的。

师:刚才好了说的那几个病例,换成他和好了抵触的,对好了的方法产生抵触的,那就不见得有那么样的效果。对不对?

好了:是。

师:现在我要跟你们说的是:你们能不能不管这个人抱有什么样的成见,你都能够让他接受你的方法和效果?大家说说。因为在我所接触的一些患者来说,有很坚定的无神论者,有很坚定的排挤佛法、排挤华藏,甚至排挤我,这些人都有,但是,我只要接手,我都能把他的问题解决了,而且最后他都会心服口服的转变他的世界观。所以现在是给你们的一个思考,给你们的一个命题,你们是针对不同的患者,或者是针对不同的受者,你如何能够去全方位地契入,然后使每一个人他都能去接受,都能从中获益,达到施受的合融,施受的统一。思考一下啊,大家回答。

好了:师父,就刚才您说的这个问题,您说这么着对不对?就是不管我给你治好还是治不好,也就是我不考虑你对我会有什么回报的情况下,咱们要是上手给他治的话,是不是就能达到,您也说过,我专给不信我的人治,而且您也能给他治好了。

师:不是这样的,你给不信的人治,但是在治的过程中,你如何让他能够信?只有这样,他治完了以后才不会生其它病,要不然的话,他今天头痛,明天脚痛,那你一辈子帮一个人治病你也治不完的。所以你在契入当中,你不管他是什么人,你只要是找到了一个契入点,你都能够去撕开他所谓的防线,让它完全的溃散。然后,以此你能把他的病治好,你也能把他的心治好。所以这个时候呢,你们就不会存在这个困惑,也就是,哎,这个人不接受,我拿他没办法。

好了:开始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切入点,就是撕开他这个防线,先让他信,然后咱们再切入,再给他治。

学子:不是这个意思。

师:你可以改变一种思路,这种思路是什么呢?你同意他不信,赞同他不信,然后才去改变它。因为你不接受他,他肯定要跟你对立的。
好了:是,旺者宜泄,先泄他的。

师:对呀,旺者宜泄嘛,所以你们以后就不会出现这种困惑嘛。你看以前咱们在筹备中生会的时候,那五百多位科学家,他们可是不同学科啊,那其中不乏对超长生命科学,包括对华藏是强烈抵制的人呐。我通常都是帮他去寻找可以抵制和不信的根据和线索,支持他的观点,最后他会发现:哎,他的观点有很多漏洞,他就会要求你去帮他补漏洞,你给他补漏洞的时候,他就发现原来他的想法是错的。

好了:哦,先顺应他,不要跟他对立。

师:对一个病人,他由于某一种生活规律、生活方法,他已经是几十年或者一辈子形成了这种习惯,而恰恰他是由于这种习惯而导致他患上某种疾病,所以你一切入,第一时间你要是全心地让他强行改变生活习惯,那他宁可生病。就象很多人是说,你让他强行戒烟,他宁可先上吊,后戒烟,或者他宁可戒饭而不戒烟,那你要怎么样能让他戒烟呢?那你必定要去洞察对方,找出他的最致命的、最在意的那一点,然后以此去撕破他很坚硬的心理抵制界限。

学子:师父,我在给一个人治病的过程中,我就有这样一种感触,我觉得开始他不是很信,但是我先把我的心定在一点上,然后慢慢地通过我的方法,慢慢地契入,最后达到他相信,他也接受我的治疗,然后随着他的心也开始转变,慢慢他的病就好起来了。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师:对呀,那么你们以后在全息医学这一块呢,你们可以要先树立起这种的思路,不管患者是什么类型,你都是先与对方合融,你先接受对方,你不要先让对方来接受你。

学子:你先接纳对方,然后你才能改变对方。

师:对啦,就象你所说的,你先接纳对方,然后你才能改变对方。接纳对方,你也要学会把握一个度,这个度就要随着你们自身的修为了。有时候你接纳错了,人家还看不起你,人家不会把你当作医生,他不信赖你,认为你比他差得多。所以你在接纳的时候,要让对方明白,你始终是比他就高那么一丁点的。这也是一个窍门。

学子:这个有点象心理学,说服别人的时候也是这样。首先它是个关系学,来访者也好,咨询师也好,首先是一个接纳的关系。把这个关系建立起来了,才有下一步的基础,才有干预的基础。

师:是呀,可鉴在这一方面是总结和做的相当不错的。咱们最终的目的,不是人家有病给治病;第二步是让人家自己能治病;第三步让人家不会有病。所以且不说大的范围,你说当今社会,如果医院要是靠华藏人去看病的话,那医院就要关门了,对不对?华藏人在社会上又是最健康的人群,你看我们的好了,你看他也就四十岁左右,对不对?(众笑)我们那些90来岁的、80来岁的,他们不是照样生龙活虎的,也不见得要去医院哪。有的十几、二十年,从进入华藏门第一天起就没有进过医院;那些享有公费医疗的,他不知道给国家省了多少钱。

好了:师父,我从99年以后,除了治过几次牙之外,我就没有去医院看过别的方面的病,并且我是抽烟、喝酒、不睡觉。

师:因为你不生病嘛,所以没必要看病,这个很简单。一般身体的小反应,也就一抗就过去了,或者你自己一调整就没问题了。

好了:对,没问题,就晚上打打坐。

师:对呀,那你还需要看什么病呢?

学子:师父,施和受在契合的过程当中,是不是‘无我’是非常重要的?刚才我看一位同修发了一个东西,我觉得那个说的特别好。你只有达到无我这种心态,你才能不跟对方对立,是吧?

师:对。所以咱们这个和谐统一呀,你往往这个度把握不好的话,就统一到那边去了,或者是你直接要统一到这边来,和谐它是动的,要不然你就统一他,这两种方法、两种观念都是偏误的,都是不对的。和谐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后你和我形成了一个“我们”,这个时候,那就是由低级向高级进化了。不能够你统一到我这里,或者我统一到你那里,而是你和我统一在我们这里。

学子:刚才师父说的这个是关键,我们治病第一步是什么?第一步是我们给他调整;第二步是希望他自身能给自己治疗、调整;第三步是他不生任何病。这三个步骤我觉得我们大家应该记一下,这是我们全息医学的一个目的,治疗的目的。因为人总有一死,任何医生都明白这个道理。那我们救他是要根本的东西,还是只救他的性命?

好了:咱们这里最神奇的是一位老弟子,前几天见了他,他也聊了聊,他自己得病时候的状况,就是当时我们去看他的时候,讲老实话,出来我就说,完了,人已经脱像了。那一周做两三次透析了。上周我们见面,他聊当时他的感觉,他说,我当时就那么重,医生那么说我,我就没感觉我怎么样,我就没感觉我要死,或者我有病。他说,他们怎么说我,我都不会相信,我脑子里一点儿都没有。他回家了。现在感觉到太神奇了,他当时已经是脱像了,人真的不象样儿了。我出来时候,我说,完了,这回可真完了。

师:他这一去医院,马上医生连续给他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知道吗?然后是要透析啦,要插管啦,要怎么样怎么样。不过,如果是门外的,他也是很难去接受我的方法的。我是让他立即打包裹,什么都不管啦,立即去酎泉寺。那不见得人家有事呀,好好的,现在。

好了:哎呀,现在又满面红光,就象十几年前一样呀,白胖白胖的,还是那个样子。这十几年他就没变样呀,他完全恢复过来了。

学子:师父,你说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和我形成我们,这是不是就是大三元?

师:对呀,这就是大三元的运用和大三元的规律。现在是十一点半快到了,准备打坐。

众:师父再见!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发表时间:2011年3月21日
字体大小: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