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藏文化与生命科学

字体大小:

师:华藏确实也走了一些弯路,不要说是以前,现在我们也在走弯路。因为不同的地方,比如说华藏在中国这片土地,她就必须以审时度势的方法求得生存,在审时度势的当中,就

有一种变通。

当时筹备的时候,我们3个人筹备,那我到北京的时候身上是七毛钱的人民币,三年的时间有573位国家一级教授,从中共中央政治局到民政部批准成立这个学会,在国际上有很

多国家给中国生命科学学会筹备委员会发来了支持信。当时我所付出的努力,你们很难想象。我曾经在一年半的时间,给我的一个内勤秘书,也是我的学生,要求他,我的菜金每个月

必须限定在多少钱,你们猜一猜?五十块?想得美。

学子:十元?二十元?八十元?

师:我当时到处去教学啊、稿费啊和一些,因为有很多海外的大富豪来找我治病,他们有时候大笔一挥,几十万甚至几百万都有的,而我自己平均起来每天的菜金是一毛七分钱。

所以我把我的时间,把我的精力,把我的收人,全都用在筹办中国生命科学学会。我为了什么?当时有人说:“哎,吴泽恒到了北京来,他无非就是想出名、想谋利。”嘿,人家这一句话没说的时候,我已经先讲了:“中国生命科学学会成立的那一天,即是吴泽恒退出中国生命科学学会的那一天。”所以我的诺言,到最后我这么做了,在人民大会堂由我主持成立大会,成立大会完了以后,由我负责组阁中国生命科学学会常务理事会,从理事会到各部门工作人员的任免,最后我象姜子牙一样。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想在社会上留一个清白。在最艰苦的时候,我吴泽恒来做这件事情,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当事业成功的时候,吴泽恒在不在都一样,官有人照样当,功劳有人照样领。但是只要你好好地做,我就心满意足,就够了。

我们在走这条路的时候,由于种种的原因,现在说不好听的话,在华藏里面,我刚才所讲,以前在走弯路,现在也在走弯路,就是说,彼此的本位思想还没办法去合融。中国生命科学学会系统和华藏系统,本身就是分工而不分家。没有华藏哪里有中生会?没有华藏哪里有生命科学?生命科学是由谁来提倡的?由吴泽恒、由华藏思想来提倡生命科学,而吴泽恒付出三年的心血,到今天,吴泽恒退出中国生命科学学会。然后,显然中国生命科学学会和华藏现在好象是两个家。不仅在北京如此,我认为在徐州也一样,所以讲一句倚老卖老的话,就象两个儿子一样。而我真的想不通究竟应该怎么做?路子应该怎么走?需要分彼我吗?不需要。需要强调你做多一点,我做少一点?也不需要。华藏和生命科学哪一点有分别?没有分别。

从中国生命科学学会到全国各省市的分会,到生命科学学会里面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不是华藏弟子的,而华藏弟子也正在从事生命科学研究。我们今天所讲的,就是说,我们讲

华藏,同时也讲生命科学。生命科学与华藏只不过是一个变通的名词而已,如果没有华藏的超常心法和超三维的思想体系,就不可能有超常的生命科学存在,没有这种体系,就不可能将科学的发展模式由分析走向综合。在这一点上,只不过是分工不同,所谓分工不同,就是说侧重面的不同。所以有时候我在整个发展策略上,我可能会:中国生命科学学会这个系统,你们做什么事情;华藏这个系统做什么事情。而在这个基础上,有人就认为:哎呀,怎么他们做的事情和我们不一样?或者你们做的事情和我们不一样。其实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所以今天在你们这个地方,有徐州市的人,也有其他省市的人,我在这里讲这段话,因为你们现在都是华藏的学子,我们都是一家人,只不过是再敲一下警钟。华藏的发展在短时期内,你们会吓一跳的,到那个时候,千万不要分家,不要说:“我就承认吴泽恒老师,我不承认你的生命科学学会。”你不承认生命科学学会就是不承认吴泽恒,因为生命科学学会是吴泽恒倡导的,生命科学学会换届,它可以不承认吴泽恒,但是你不能不承认生命科学学会,因为中国生命科学学会是依照社团法登记成立的,对不对?它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终归有一届的领导,它会不承认吴泽恒,而华藏就绝对不能不承认生命科学这个系统,因为生命科学这面旗是华藏扛起来的。

所以你们在徐州市的学员也好,外省市的学员也好,以后面对这种关系,请你们注意,就是生命科学学会这个系统,在华藏的行政体系方面是决策和领导机构,所以并没有分家,没有说:“啊,我只是承认华藏,不承认生命科学。”这样是不科学的,也是要走弯路的。今天先敲这个警钟,希望大家都能够去这样要求自己。这样的话,我就省下了很多心思,可以去办更多更多你们愿意看到的事情。(掌声)

对于强权和腐败现象是应该忍让还是应该斗争?最后一句是怎么样去改造社会。当我们在埋怨社会的时候,首先我们就应该埋怨自己,因为我们都是社会的一分子。所谓埋怨自己

就是说:当你在想别人为什么不这么做的时候,你自己先去做,起码你率先去做,不要同流合污,第一。第二,华藏提倡合融,同时,以惩恶作为扬善手段,这就是华藏的社会观。佛教以前所讲的是人一出生就是苦,人生面临的都是生老病死苦、生离死别苦,我认为这句话应该给予纠正。人生并不苦,看你怎么样做,人只要没有攀比心就没有痛苦。所以,“人生本为苦”这句话,我想在佛教的经典里面将会得到修正。人所谓的苦乐,看你站在什么角度对待自己的苦乐观。何为苦?何为乐?如果人没有攀比即没有痛苦了,也没有快乐了,对不对?如果你以自身总是在和别人以对立的角度去攀比,那你当然永远是痛苦的。再一句话就是度众生,可能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功德无量,可是需要在行动中表现出来,有抽象的思想才有切实的行为。我们今天不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吗?你们如果认为在这几天来,或是我今天所讲的这番话和我所做的事情,对你们没有任何的感触的话,那就认为,愿望归愿望,行动归行动;如果认为,你们这几天来的学习有所收获,对人生有所改变,起码对吴泽恒的态度,对我们教学人员的态度,有一个良好的看法,那就是有了愿望,同时付之于行动,当然会获得完美的效果,大家认为是不是?

学子:是的,是这样的。

师:所以我们不要怕说,我们去做这些事情,不要犹豫别人会怎么看,别人是别人,你是你。你如果老是在想做一件好事,在公共汽车上我见到很多,并且我曾经经历过。我在北京坐公共汽车的时候,有一个老太太上车,没有一个人给她让座,然后我站起来,我没有起来给她让座的时候,每个人都毫无表情,当我站起来给他让座的时候,每一个人都用一种好象在观看欣赏稀有动物的眼光看着我,使我浑身不自在,好象做一件好事你就是与众不同,人们会认为你是一个傻瓜。可是我还要做下去,一次、两次、三次……人心都是有良知的嘛,如果那个人是他的母亲、他的长辈,他将会如何对待,对不对?我们可以将心比心。

所以,心魔再重的人,他都会有善良的一面,只要我们有一种良好的愿望,同时确实去付出,我认为最终肯定会得到满意的收获。我们要坚持这样做,才能够实现我们的愿望。不要像现在这个社会一样,好象不害人一下我就吃亏,不去骗一百、两百、一万、两万我就没本事,不是那么回事。首先作为一个有价值的人,所谓有价值的人,起码来说,最低限度你能够自食其力。其次,你为这个社会奉献,然后你才能心安理得去索取、去获得报酬。在这个基础上,你的奉献越大,你获得的报酬也越大。而这种报酬不是以对等的方法体现出来的,可能你做一件好事,别人不知,但是冥冥之中已经记下了这一笔帐。起码你自己能够心安理得,认为你已经做了一件好事,你能够睡得安稳一点,起码来说,你自己的良心会过得很好。我的这些论调,经常有人说这种思想是非常落伍的。请说。

学子:刚才吴老师讲惩恶扬善,我认为吴老师教的方法我们学习以后,扬善这条可以做,比方说别人有病的时候给他们治一治病,就会感到给华藏争光,我认为弘扬了华藏精神。当

有人做坏事的时候,实际上他是作恶嘛,要制止他,有时他不听,制止不了,这个时候我有一个想法,能不能用我们的力量制止他的行为?

师:这种集体潜意识我们做过很多的实验,在美国、在苏联、在香港,在美国做过一次,三千人集体发出一种信息,可以改变一场战争,也就是说,改变一个领导、一个战争决策者的思维。华藏有没有这些方法?有的是!“通灵法”,你可不可以想到,它只限于给人家治好病吗?动一下脑筋就行了。(鼓掌)

“曙光工程”现在能不能报名?欢迎报名。“曙光工程”可能有些人不知道,我解释一下,我现在是在搞这么一个计划,现在已经开始在实施、在做,就是在培养小孩,让他在18岁之前,他必须获得华藏所有的基本性的功能,同时获得现代科学中的任何一门学科的博士学位,而这种教学方法是我亲自教。办班,全封闭办班,就是说,你现在把一个7岁以下的小孩交给我,到18岁你才能领回家,而他在此前就已经是一个双博士了。(鼓掌)不过,要筛选的。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