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9月15日 —— 悬猫捕鼠

sky:大家可以随意先聊一聊吧,谈谈这两天的感受,或者说因为心灯在线近期也陆续登出了几篇上师的开示,包括昨天或者说中秋节之前我们参学的一些情况,大家有什么样的体会和感受都可以谈一谈。

其实昨天素兰有一个问题,提到了空性,然后针对她的这个问题,渴望也就是悟孝提出了空性和空明这两者的差别,其实也是今天早上我浏览整个参学记录的时候,才仔细地看了一下,当时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可惜后来没有人能契机,后来这个话题也就终止了。白天我跟同修们也在聊这件事情,比如说在参学的时候,有些话题可能没有深入下去,或是中途由于各种原因而终止了,那我们有没有必要继续地进一步地去谈,把这个能够续下去。但是,大家说没关系,每天有每天的主题,有些话题无论是什么原因,谈到什么样的程度,这也是一个很正常很自然的事情。

近期因为咱们放假休息了两三天,还是想听听大家随意聊吧。我觉得现在好多同修在YY里讲话本身都还是有一定的挂碍呀,或者说有一些需要突破,但是参学实际关键还是参悟我们的心性,所以就是参学的时候关键在契入,所以不见得是方方面面都能照顾到,而是说每一个话题出来的时候,我们大家能不能够一起来参悟来体会,来交流一些各自的这种心得,只有这样,参禅它才能够形成一种氛围吧。

上师给咱们的开示已经非常得多了,其实包括我们也有一个心愿,比如说昨天当我们的同修提出自己的疑问的时候,尤其是在修证方面有疑问提出来了,昨天悟孝等于说针对这个问题谈出了自己的这种体悟,其实这个本身是我们很希望的,希望在这个参学的道场里头像永既、悟孝能给大家多一些指点和帮助,但是恰恰是在这个时候呢,我们的一些同修却是脑子里想着别的事情,然后一片的恭喜之声,然后最后呢,就没有把这个话题真正地延续下去。其实并不是在意话题本身,而是说我们在参学的时候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心境,如何能够契入到这个参学的主题里面去,其实这一点上我觉得是我们大家都应该注意的。

包括昨天渴望讲的这个空性是从悲心这边去体悟、去契入,其实这一点,以前还真是没有从这个角度去感受过,所以今天也一直在反复地看,看昨天参学的记录。我不知道大家,因为从管理员的角度,我们都尽可能地保留每天晚上的这个过程,一个是便于大家去回顾,包括上师的开示,如果等到资料组把它完全地整理出来,可能要至少十几天,咱们才能在《心灯在线》才能够看到,甚至有一些还不宜现在登出的,而因为我们已经在这个道场中有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我们是尽可能地在上师开示的时候,我们同步的把一些的内容能够存入在咱们的《心的世界》群,无论是上师的开示还是说我们大家自己每天晚上的参学,保留下来。但是里面真正的内容,我们参学的核心,真正能够每天能够沉淀什么,每个人能够有哪些心受,或者说彼此之间能够达到一种什么样的印心,这个真得是要靠大家啊,剩下的时间就交给大家了。好不好?

石上松风:我就是先说两句吧,我就是怕冷场,总觉得这个时间宝贵呀。我其实前两天说得太多,我都想真是觉得自己刚刚入门,然后这两天收获挺大的。可能自己有个误区,我在这儿反省啊,就是说好像我要跟师父印心,或者说一定要通过交流、一定要说出来,然后才能知道自己的想法对不对,跟大家一起探讨啊,就能够找到自己的问题在哪里,所以有时候就说得特别多。

中秋节前那次,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就是比较自私,只顾自己,然后特别惭愧。其实我是想通过每天来这个道场,然后使自己能够跟大家在一起,然后能够保持一个参禅的心境。因为平时做事情时很容易被外事所牵了,如果我能每天都能在这个道场里的话,我感觉平时做事情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能够定住一些,能够不会随着日常的事情走掉。所以我还是特别希望每天能够跟大家一同体会这个法门的殊胜吧。

我的感觉是咱们群里其实高人特别多,而且高人都不说话。我其实是这两个礼拜刚刚入门的,感谢师父的加持,我是体会到很多很多东西。我在想如果我不在这里,每天也会看看上师博客,也会去看看师父讲的这些法,也去看看《宗门品》,就是我体会出一点,就是不光是在这个道场里我们是在参修,如果能够时时刻刻地保持反观自照,时时刻刻把自己的心境保持在那么个定境里面,感觉也是特别好。

我觉得我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飘忽不定,有时感觉特别好,真的就是一下子能够感觉到师父的心,也能体会到很多东西,但有时候吧就飘飘忽忽的,就不稳。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我想是不是可以通过禅定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呢。

sky:咱们在场的诸位同修,针对石上松风刚才所讲的,她也是很坦诚地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近期的一些体会都说了,我们大家有没有什么样的从哪个角度跟她来愿意一起交流的呢?其实我的体会,以前也说过,在参学上其实不要想着高低啊,深浅啊,主要是把自己的这个体会认识能够谈出来,或者说是真实的一种呈现吧,无论是通过文字还是其它的形式呈现出来,其实都没关系,都不是最主要的,但是关键就是我们在参学的时候大家都是能够“用心”,其实这个“用心”也是加引号的,看怎么说。

上师您好!

师:我怎么进来一秒钟就被你发现啦?

sky:因为我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大厅啊。

师:大家都在打坐是吧?

sky:大家都比较静默。刚才石上松风谈了一点,我把她的内容转到群里面。其实今天也是没有设定主题,然后也聊了聊昨天参学的过程。我说,好不容易素兰提出问题,当时是渴望开始了互动,谈了起来。然后中间大家没有真正能够契入进来,等于说是中断了。其实包括您在开示的时候,有时候我们也会犯同样的错误。所以也是想看看一方面谈近期的体会,一方面也是希望大家能够在参学这方面,通过大家的这种帮助,能够再提高一点吧。

师:犯错误没关系啊,人都是这样的嘛,今天的我否定昨天的我,在不断的否定当中才能够使自己去圆满。犯错并不重要,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拒绝改错。

sky:您一来,我才能知道到底是有多少人在场。在参学的时候,如果是太刻意地让大家讲话又不对,有些东西是不能靠语言文字来表述的;但是如果大家都不讲,有的时候就不知道大家都在做什么。然后出了一个话题,也没有人继续地去一起来探讨来深入,我觉得要是这样的话,每天的参学就会流于形式,而不能达到一个更好的效果吧。我记得那天是谁说,转述了一下,说您也讲了,就是说我们现在每天晚上参学,现在是禅味不够,是吧?

师:参学啊,尤其是参禅,参禅它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不用说一定要大家都讲话,或者说不用刻意找一个大家都能够契入、都能够听得懂的话题。可能是某个人跟某个人的禅机对应,然后其他人都是从这个心境上参与其中,虽然不说话,但是他们也会在思考,也会在想,也会在参悟;但切忌的就是打断禅机,这是切忌的。就是某个人跟某个人正在就一个禅机进行各自感悟的时候,这个时候要不你参与互动,就这个话题参与互动;要不你就静静地看、静静地听。他们正在对机、正在参禅的时候,你不要用另外一个互不相关的话题就插进去,然后不断地、不断地演化,最后就喧宾夺主,人家就没办法说了。也就是说,人家正在参禅,然后你突然在里面发现一个张三李四、一个好朋友,你就没完没了地打招呼、没完没了地客套,这一打招呼,后面的人又不知道怎么样,又跟风,到最后就变成了一个“认亲大会”,所以说参禅就参不下去,这个是这样的。

所以,参禅就是说,你要么就参与当时的契机当中,要么你就听,你不要去掐断人家的禅机,不要去用另外的一个互不相关的话题,然后中途你插进去,或者是你有不同的见解,那是当机——

虚婴:师父好,大家好,我说几句。这几天我经历了一个事情,就是家里父亲去世了,就是前两天,9月7号去世了。他卧床5年多了,我看到的,生命质量是很低的,就是完全让别人来照顾。可是我有一个直觉,但是我没跟师父说过,我觉得我爸爸虽然躺着不动,可是我觉得他也在练功,我不知道我这个直觉对不对?我想问问师父,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他最后走,当时也是经过了四大分离。他先是心衰,后来是喘,喘完之后,这时候我就意识到他可能要走;那次心衰搞定了以后,然后是发烧、大小便失禁、水分离、火分离,一直到最后走的那一刹那,他不是很痛苦,一刹那就过去了。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心里非常宁静,心里好像很清净,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知道他要走,但是我心里非常宁静,没有慌,这个来自于可能就是对法门、对上师的一种信任。

还有一个,就是对人生生老病死比较清楚了,我觉得师父接引了我父亲,这是我的感觉。我深深地在想这个法门的殊胜,有些人都说华藏法门太高了、太难了。我觉得当时我父亲走的那一刹那,我心里涌起的是“世尊号觉皇”,而我在反复念诵了几遍的时候,我觉得《华藏赞》在颂我师父,它体现了四生九有登慈航,并非人家说的华藏太高、太难学。师父以祂的愿力接引,那个偈子是一个综合的,含着师父的愿心。

这几天我也感觉到很多事情是从道理上明白很多,道理上看了很多,我也反思了,我为什么有的时候自己心里还是比较包裹的,有一层就是说自己不善辞令,但是还有一个潜意识就是说,在众人面前少说话,一旦要做人,有这个潜意识在里面,所以很多时候这个潜意识就不由自主地就做主,事后当说的时候,反而是不能直接地出心。

昨天看了看博客,惟恕所说的,道理懂得再多,实际上最后实证的就是那个心境,只有那个心境才能真正地起作用。我们其实实证的就是那种心境,就是那种觉悟力,那种觉悟力它是有心力和愿力,它是综合的。以前我是把精力去理解啊,去思悟啊,去这个,那个,然后去记一些东西,其实到最后的时候它如果不能形成自己的愿和力的话,也作用不起、起不了。现在好在发现自己的心,及时纠正。

感谢上师,感谢法门,感谢同修,谢谢大家!

师:哪位对虚婴的这些感悟有什么样的共鸣没有?她讲了这么多,大家针对这个话题有什么样的见解?当然,不要过多地去思虑。刚才虚婴也说过,就说思悟啊、理解,这些统统都是离心很远的。因为咱们每一个人的认知是有局限,这个认知受制于他的六识的一些信息的累积,或者是六识的一些以往的经验的累积,所以靠自身对事物的认知做出的判断,可以肯定地说,不是完完全全地正确的。或者有时我们经常会出现同一事物的呈现,然后不同的人、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认知,给这个事物的答案是不同的。

我们参禅其实就不能够停留在这个层次,停留在这种对以往的一些知识、数据的组合,然后以自己的认知给出了答案,而且这个答案是自认为“对”的答案。当然,我们可以用语言相和文字相来表述对事物的认知,这时候真正地能够去通透事物的本来的,不在于你的分辨,而在于刚才虚婴提到的在心力和愿力上,也就是说,你的心力越具足,你的感悟力就越强,那么你的启用就越直接。这一块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样的体会?因为如果说老是停留在认知、知识、分析、思辨,其实跟禅是没有太大关系的,顶多也就是一个经验交流,对自身的心悟和心力如果没有提高的话,你是很难去契入禅机的。但是心悟如何提高?这是一个关键问题。我想听大家有什么样的感悟。

无住:师父好!我听了刚才虚婴的讲话,我说说我的感悟。我父亲是09年农历五月初三走的,因为是09年,我当时和她的感受不太一样。因为一个同修告诉我,你父亲没事。所以我就没往那个地方想,我觉得我父亲肯定能好的,因为同修说的,所以我一直是往好里想。那个主治大夫跟我说了好多回,下了好几回病危通知,我很自信。就是在我父亲走的前一天,那个主治医生还告诉我,你可想好,这不太好,有点思想准备吧。我还跟他开玩笑地说,没关系,你等着吧,我给你创造一个奇迹。当时我一点也没有往那个地方想,我家里的人,我姐姐她们哭的时候,我跟家里人说,你们不能往那个坏的方面想,正往好了走,爸爸还在那,怎么哭了呢?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父亲6点多走了。同修来了,我问同修:“你不是说我爸没事吗?他怎么呢?”他说:“有啥事呢?你现在问我,我还说没事。”

我就说到这。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师:其实在修持路上,且不说是修持路,咱们为人处世,咱们最忌的是什么呢?是不自知、不自明。但不自知、不自明,通常大多数人也都是这样的,但是可怕的是什么呢?可怕的是自以为是,不懂装懂,然后,或者是用我们俗话说,想显摆一下自己的能量或能力有多高。由于你的不懂装懂,可能很容易会断人慧命,也断己慧命,也可能你会误导了人世间的很多事情。

按我说,人生病了那就是生病了,人去世了那就是去世了,人有事那就是有事,人有病该治疗那就是治疗。佛法不违人间法,而且佛法不能违人间法。所以,做人也好,修持更加要强调的不要自欺欺人,不要误人误已。不懂的、不知道的,因为我们每个人,包括我在内,咱们都有无知的一面,其实你认识或者知道自己的无知和愚钝,正是你自省自明,或者说正是你聪明的体现。

切忌在修持上,因为在前段时间,我跟你们讲的这个“初发心”当中的“偷心不死”,其实很多人会犯这个毛病的,到最后说得不知自己在说什么。然后,由于信众或者是众生对你的信任,其实是对佛法的信任,可能你就很容易,说句通俗话,你就很容易把人引到沟里去,最后你也会把自己也引到沟里去了。

所以,这一点大家一定要切忌切忌!你不能够自我膨胀、狂妄、不懂装懂;同时,你也不要妄自菲薄。这一点请大家一定一定要留意!不管是修持和做人,咱们求的、做的都是一个真。这个真本身就会有缺陷,正因为有缺陷,所以它才是真实的。

以前我在讲课、在讲学的时候,我通常都是讲完课以后,很多人找我要讲稿,我拿不出来。其实我是没打草稿的,讲课我从来不打草稿。这个时候很多人会从另外一个角度,会从很正面的角度来看待、来分析、来赞叹,来说什么吴老师真是水平真高,讲课他不用讲稿,然后条理还是比较分明的,主旨、主题也比较明确,一二三四五。

其实,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我自己的短板,因为我是特别不善于,现在还稍微好一点,以前我刚从山里面出来,对于社会来说我真的是一个傻瓜一样,什么都不懂的,所以更不善于做这些文字组织,这一块我是头痛的。你要让我坐下来写一些东西,我通常给人写信就是一句话,搞得我曾经给我父亲写信,也就是两句话,把人家气得要命。其实第一个就是我的所谓的短板,不善于文字组织,也就是文字组织能力不行。

第二,另外一方面,就是我比较喜欢,因为讲课或讲学它存在一个相互之间的一个沟通,这种沟通就存在一个互动,当然你有一个主题,有一个设定的主题,在这个主题过程当中,你无非就是说把你的思想和对方的思想进行沟通,达到共鸣,这就是达到了教育和教学的目的。在这个意义上,我就比较喜欢现场互动。这个时候我能够通过我说了一句话,或者是表达了一个什么样的认知,传递了一个什么样的想法,然后他会通过接受我这个信息以后,他做出他的反应,哪怕他是一个表情,一个很赞许的表情,或者一个不屑一顾的表情,或者不以为然的表情,这个时候,我可能就能够当机地去和他契入,去调整我的方法,调整我的说法,最后达到了能够要传达我的想法,或者传达我的思想,达到了目的。那对方可能也是通过和我的互动当中,也解决了他的疑惑。

那么这个过程就充满,很真实。这个真实,就是对方,就是听者他是一个自然的流露,他接受你的观点,或者是否定你的观点,是一种自然的流露。对于我来说,可能有时候是文绉绉,有时候是大白话,有时候是俗话,甚至有时候是偶尔的客套话,也来自于很自然,没有任何的压力。所以我每一次的讲课的效果,我认为都很好,不管是在什么样的场合,这其中不存在水平有多高,这个不存在。

因为我以前学的是文言文,然后我用白话文来讲,其实这本身就是我的一个短板;用“之乎者也”的这个表述、习惯来跟大学教授、博士、硕士来表述,也是我的一个短板。所以在这两块来说,不存在我的水平有多高,相对来说,他们的水平要比我高。但是好在什么呢,好在我们相互之间在现场互动,在现场互动当中,有一些我是通过了现场对方和我的互动,我加以完善,和加以对我的某些必要的预定的命题或预定的课题,进行必要的调整和修改,同时对方也会觉得他没有一种压力,他没有一种受到填鸭式的这种压力,这个过程相对来说会好得多,比这个模式、客套化会好得多。

这里面我说的实际上是表达了另外一个意思,就是很多时候,咱们在参禅、在聊天、在人前,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社会定位,或者要维护一个社会形象,或是在对方的角度你处于什么样的地位,都有一个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而且第一反应都是想去维护你这个形象,维护你在对方心目当中的形象,或者是维护你这个社会角色的形象,这个时候,你就很容易犯傻。为什么说很容易犯傻呢?因为很多很多突发的偶然的事件,不是你的预料之内的,所以久而久之,你就会生活在这种刻意地修饰自己和虚假、虚伪当中不能自拔,而且还会信以为真,正如《红楼梦》中说的那句话,“假做真时真亦假”。

所以这表达一个意思,就是咱们在参禅,一、不要刻意地去组织你的语言、甚至文字,真实、自然地流露和互动,在这个真实、自然的互动过程当中,有时候你在说着说着的时候,反而你自己教育了你自己、你自己说服了你自己,把自己给说服了,自己的禅机、感悟会把你自己导入另外一个柳暗花明的一个境界。

这点你可以去体会一下,就算你平时没事,一个人关在家里在抠自己的脚丫,无所事事,可能你会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和当下互不相关的你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你是悬而不决、百思不得其解的,突然当中你会豁然开朗!那何况是有彼我双方的互动,这个时候,其实可以使自己能够完善很多很多你自己的不足,你可以用对方的心态上去体会,你可以用对方的经验上去体会,甚至可以用对方的表述方法上去体会,你都能够找到你应该可以得到的东西,然后把这些变成你自己的,这就是过程。在渐修,不断地渐修的时候,可能你在某一个属于你的时间,你就能够豁然开朗,这个时候就是顿悟了。

Tur 03:10:38

ok,懂了,顶礼师父 pastedGraphic.pdf

Tur 03:12:05

真心的表达,和对方互动,不刻意修饰

虚婴:我有一个感受是,最初接触师父时,想从师父身上看出那种大德高僧的举止,但是没有看得到,而觉得很平易近人,没觉得您有多么深。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最后在您身上感悟的是您的深度是无限的,您的那种至真、至善,可以说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也从来没想象过,您从来没有一点造作。

师:人其实很容易自己把自己给蒙骗的,也就是说,很容易用自己的习性来蒙蔽自己的本性。因为什么呢?人如果是停留在六识、六根障当中,你对任何一种事物的喜恶取舍,你会不断地强化,对自己进行强化暗示,久而久之,这就是所谓的人格,或者所谓的性格,或者所谓的个性,而这种所谓的个性其实有很大的水分。为什么人会形成他的个性、性格呢?正因为他对某一个价值观的取向,然后对自己不断地强化、心理暗示,形成自己的一种思维定式,这个思维定式一旦形成,那就形成自己独特的行为习惯。这个时候,那就是所谓的这个人的个性,或者性格,其实往往就是自己把自己骗了而已。

咱们在社会上遇到一些,这个人特别讲义气,或者这个人特别胆小怕事,这个人很有责任心,这个人办事情有头无尾,其实这些种种、种种的特性或者个性,都是由于他自己在日常生活当中对某些事物的过于强化、取舍,然后不断地给自己施加心理暗示,最后导致他那种性格。你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其实这些都是假的。你可以看到这个人,表面上这个人特别讲义气,他在人前大大咧咧的,乐于助人,但是可能你要他真正讲义气的时候,他恐怕是最不负责任的一个;或者你看这个人很有责任心,他是办事都是有头有尾的,可能是在小事的时候他会做得很好,但在大是大非的时候,他是一个糊涂蛋;或者特别明理,特别具有远大崇高的志向,可是他落在实际事情上,他可能很自私,而且极端自私,他只不过以那种远大来掩饰他的自私,以那种外在的、外表的所谓的讲义气,来隐藏他内心当中的贪婪。这些很多很多,在人世间你们可以看到的,所以你会发现、感叹这个人有双重性格。平时通常你会发现说一套,然后做的是另外一套;或者表面上是道貌岸然,背后他怎么怎么,这就是所谓的人格分裂,或者是双重人格。

所以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性格,或者是一个人什么样、什么样,都是在他日常当中刻意地去修饰、刻意地去伪装,或者刻意地去维护某种形象,久而久之,不断一心理暗示、强化,形成的这个性格。当他一旦把这个给他赖以衬托的外衣剥掉,这个时候可能就是原形毕露。

所以咱们修持,渐修无非就是去伪存真。其实,不要回避自己的缺陷,不要回避自己的短板,然后尽可能地多一点时间做回你自己,做回你真实的自己。这个大家听起来好像觉得很容易,其实很难的。在这个社会上,如果这个人敢说他是为自己活着,是在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在说自己愿意说的话,我看在这个人世间可能找不出几个来的。当然,大家要尽可能的,如果你白天要带着面具,那么你尽可能晚上做回你自己。因为白天大多数人要在单位,要在社会,要在人群,要在人前有很多世俗的,有很多约定俗成的规范等等,这个时候你是不能做回自己的,尽可能地晚上做回自己。再不行,你清醒的时候戴着面具,尽可能你做梦的时候做回自己,其实这一点也不容易做到的,当然也最容易做到的,也是初步。

在参禅或者在禅宗当中叫“悬猫捕鼠”。如果能够这样去做,可能你就会慢慢地真实地找到一个“我是谁”,这个时候才能够有可能,或者是真正意义上的完整的人。

1sky 03:21:35

上师:悬猫捕鼠

师:对呀。这个意思就是说,把你自身的这个心性、本性当作是一只“猫”,然后,时刻俯视你这个“鼠”,“鼠”就是自己的习性。

我以前说过“佛性就是习性”,很多人提反对意见,反驳我,包括你们师兄弟当中很多人不理解,习性怎么会是佛性呢?其实习性即是佛性,也只有习性才是佛性,因为它是真实的。这个“习性”没有贬意,它是一个中性词,所谓的习性就是你的本性,去伪存真的本性。

这个“鼠”就是这个本性、这个习性。你看它偶尔的,鼠有时是很快的嘛,人有时这个本我、自我流露的时间是很短的,可能是突然当中电光一闪,而过后你又戴上面具啦。当它电光一闪,这个“鼠”一出来的时候,马上把它抓住。哎,这时你才知道:噢,原来这就是我,就是认知,就是认识自己啦。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有多好、有多坏,当然也是中意词啊,自己长得是有多高、有多矮,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性,这个时候你才能够认识你自己,否则,你不能认识你自己,你可能自己都要把自己伪装起来,然后你就认假为真,到了猴年马月你都不能够自己去认知自己。

所以这个去伪存真、认识本我,是佛性的第一步。在这种意义上,难道“佛性即是习性”有错吗?大家留意一下。

虚婴:师父,那您说这个本性跟本原还不是一回事?人的本原还不一样,那本原是不是——

师:本原是一如的,它的分别在于一个真和一个伪。其实本性是有善也有恶,有习气,当然也有道心。当你发现以后,你能够去去伪存真,这个时候那就是本性的体现。

无住:师父好,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刚才针对师父的开示,有时候自己骗自己,在自己骗自己这个过程中,自己是不清楚的,等结果一出来,事后才知道。就好像我刚才说我父亲走的那段时间,别人都说不行啦,但我认为同修那是好意,走的时候你往好的想吧,让老人走的时候没有什么挂碍。我老往这想,当时我是不是自己骗自己?但是我自己是不知道的。还有一点,刚才师父说做真实的自我,我感觉在生活中,在工作、单位、家庭中做真实的自我,自己要学会承担,也就是说要付出一点代价,这个代价也是自己本心自愿的。我的理解就是这。谢谢师父!

师:对啊,自己理解得什么样,那就不断地理解,然后不断地强化,这本身也是一个认知。其实人一切一切都是相,你们到了那一天,你们就知道,包括现在人们所认为的这个物质世界,其实也是假的,它只不过是在不同的相的重叠,这个“存在”其实是不存在的。那么这个意义上也就是说,这只不过是说,由于它在不同的空间,或者是在不同的“道”上,它又体现出它的“道体”。就像我们这个人世间,人道,人道它有人伦、还有社会,等等、等等,那么其它的也都是一样的。

这个时候,人有生有死那是很正常的事情,说没事那也是对的。但是你不能说这个人就不死,他不会有事的,他会好的。然后你一听,他会好的,有病你也不去治疗,然后人去世了,你还在自欺欺人地说他没事。这个时候,就是在这个时空点,那就是该悲伤,众人要悲伤;因为你勘破了生死,你可以不悲伤;但你不能够,比如说你父亲、人家的亲朋好友去世了,正在开什么追悼会,因为人毕竟是有情感的嘛,突然当中,相处一辈子,突然离开永不再见,那对于俗人肯定会有伤感的,那么伤感,人家是表达他的情怀,它也是一种需要。你自己来说,你如果认知到生命是无常的,一切相都是假的,那么你也方死方生、方生方死,你也不会把死当成是一个什么样的坏事,但并不等于众人都能够像你一样。所以这就相当于,人家正在开追思会,正在悲伤,然后你去大笑,去唱歌,去弹琴,跟人说没事,你不用悲伤,你这个时候就已经是有违世间法。

因为人有人道,天有天道,鬼有鬼道,这个规则是不能够去越逾的。当然,你要清醒地知道,这一切都是相、都是假的。所以两者不能混淆在一起,不能混为一谈,你不能够拿毗盧法界的所谓的规矩或法道来套在人世间,那是不可以的;你不能拿单位的规章制度和你在单位里的身份地位到家里来实施,那也是不可以的。

这也是体现出法性和空性的关系。所以在大道上来说,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在特定的因缘,因为那就是“缘起”。有这个缘起,它落于性空的过程当中,那就存在一个因和果的关系,因为它还离不开业力的这种因果作用。那么,你就必须去正视它的存在,然后,你又同时正视它根本上是不存在的,但是时空上它是存在的。因为我跟你们讲过三际托空嘛,过去、现在与未来其实都不存在,“存在”在于你的一心一念之中,一心一念你如果契入法性的话,你可以凭空造出一个大千世界;如果是你不契入法性,每天你都是没日没夜在认知当中去转,认假当真。

你说咱们的人是真的吗?刹那之间岁月的流失,刹那之间你从一个刚刚来到人世间的一个小人,一个小不点儿,你不知不觉当中你就到了七八十岁,那你说哪一分钟是真的,哪一分钟是假的?最后你生命的生命形象、生命体消失了,你又转化了,虽然真与假它“存在”,有它必然存在的时空点,你不能够去逆违的,就是这么回事,所以这就叫“佛法不违人间法”。你骗自己的过程,其实也就是经常这样骗自己的,他不在当下,他回避当下、忽略当下,以以后,以这个未来的,来作为当下的,或者说以未来的认知、体现来让它硬要套在当下当中去做,或者以过去的认知,以过去的故事,一定要套用到现在的现实,这本身就是已经是有违法度。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石上松风 03:35:16

师父,这个真相令人惶恐不安。当如何定住?

本明:师父您好!您刚才说的,人要尽可能做回真实的自己,哪怕是做梦也应做一个真实的自我。我从进入华藏以来,认识师父以来,我就把您作为我终身的依靠和依止了。我讲我做梦,我做梦,十次做梦,我自己感觉能有八到九次都过关的,但是有时是不过关的。在做梦当中,我认识到我的忍辱关没有过好。我讲这个做梦,我在大街上行走的时候,突然我前面行走的人突然掉了很多人民帀,大概我捡到手是4800元吧,可我交给这个失主的时候,他非说是5000元,说我留了他的钱了。我就很恼火,就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不知好歹,我把捡到的钱还给你了,你怎么会这样诬陷我呢?

还有一次,这个人我也没想是什么原因,也没想去报复他,结果我看到他家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好多人把他的东西都给砸光了,打了个底朝天,我坐在那里,既没有去制止,也没有叫他们去做。

师父,您说这是不是我真实的体现,我真实的习性的体现?

师:你梦中有没有犹豫过?这是一;第二,能不能梦中解梦。以这两点来衡量是不是真实的体现,这个可以自己去做出自己的评价,或者说是自己的评定。

本明:还有,他们刚才所讲的父亲去世的情形。从我进入华藏起,我把生与死认识得和以往不一样了。比方说,我母亲是89年生病去世的,我当时在上班,白天无法照顾,我夜里照顾,因为我照顾人比较细心,我照顾比较认真,我对我母亲的感情特别深,我想,母亲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死了那我肯定不能活了的感觉。但是母亲还是走了,我是没办法控制的。

但是自从我进入华藏以后,对生与死看得已经发生变化。你的生命方程如果你自己没有破译、没有改变的话,那肯定还要死。生老病死,学习华藏以后,知道了“生老病死”后面还有一个“延”。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就不像我母亲去世那种感觉了。

……又有一天,我家里没有一个人的时候,我父亲一下子心脏堵塞,闷不过气的时候,我上班离他近,就去看他,他又对我说,你师父又来救我了。还有一次,我都忘了,一共救了三次,我记得这两次,那一次我忘了。老人家,您什么都管,只要是进了华藏的,我们沾光的,生也管,死也管,有病也管,没有不管的——

师:你赶紧给我打住!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事。

庆:师爷好,我刚才听了师爷的开示。我有一个感受,就是实际上真实在一念,所有的都是虚幻的,没有过去,就是在一瞬间一念就是很真实的。自己的心里定不下来,实际是自己有种“偷心不死”的感觉,自己心里定不下来的时候,自己心里不真实,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想追求一种更本质的好。所以我今天就在体会,刚才听到师爷的开示,我一瞬间就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是假的。就是当下一念,就是说心底没有好坏,那心底一念就是真实的。

师:好!但是也一切都是真的!好好地去理解我的第二句话啊,一切都是假的,但也一切都是真的。这个假与真那就是一个分水岭了。

一笑:师父,我问一下,这个“悬猫捕鼠”,应该是通向兼带的一个过程吧?

师:是的。

一笑:然后是一种冥应诸缘,我感觉是一个慈悲心和这种觉的时候这种状态……

师:嗯,继续说。

一笑:因为我经常在这个过程中不太稳定,所以请师父在这个方面指点一下。

师:把那只蠢蠢欲动的老鼠逮住,然后猫在戏老鼠的这个过程,其实就挺好玩的。不要把老鼠给吃了,陪老鼠玩儿,玩到最后呢,猫和老鼠成为朋友。

一笑:太棒了,师父,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也就是说不堕诸有,就在这方面体现出来?

师:嗯。你们有没有见过木匠在做木工的样子或者是那个过程?所以一般木匠他在锯木之前都是会先在这个要锯的木板刻上一条线。有没有见过?

同修:弹墨线。

名可名 03:51:08

墨线

师:对呀,然后呢,他就会沿着这个线锯下去,当然他不会一边锯一边看着这个锯子上的锯齿,或者锯齿上的位置,他不会去看锯子,他是看这条线。他如果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锯子上,那他肯定会锯歪掉的。这个时候他的注意力是在这条线上,他不会去注意在这个锯子上的。你们应该是可以想象了啊,可以去体会,也包括我们平时,你在剪裁的时候,裁缝他也是先画一条线,剪刀在剪的时候,他的注意力不是在剪刀上,是在这条线上,他才能够沿着这条线去剪直了;如果他的注意力是在剪刀上,那肯定就是剪歪了。是不是这样?

一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即便是去想这个慈悲心,即便是想去为众生做什么事,已经是有些歪掉了?

师:就会歪掉了,你说呢?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线上,也就是说,换一个表述,他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他所画的线和这个锯齿的接触点上,他既不能是完完全全地去关注这条线,而锯子不动;更不能是集中在锯子上,到最后那就会锯歪掉,他是集中在这条画的线,像裁缝在剪布一样,他既是集中在这条线上,同时又集中在线和剪刀的接触点上,否则他就没办法沿着这条直线去剪。这要大家去理解,就应该明白了。

清凉 03:54:35

师父好:就是师父以前给我们讲过的专注一念吧?

石上松风 03:54:38

连续的每一个点组成线,是当下?

谁边 03:55:34

是一种有与无,真与假的把握,如何只注于真还是假?

名可名 03:56:09

嗯 打CS的时候要人枪合一的啊嗯嗯 你如果老在意你狙镜的那个准星 你是肯定打不到人的啊

Tur 03:56:39

顶礼上师 恍然大悟

石上松风 03:58:18

亦假亦真,还是要无我,空性才行啊

悟菱(熙熙妈妈):师父您好,我想请您开示一下。因为是有个病友看到熙熙的改变很大,而且看到我在这半年中的改变也很大,她就想问一问是什么方法,是什么原因。我就大概给他们说了些咱们华藏的事情。她就想着能通过咱们华藏的同修给调理调理,她总认为一下子把她孩子调理好,但是她自己又不持咒。后来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经常接触,我也给她说一个过程,本身孩子的病是重病,好与不好在于我们大人这个心念,因为她从来没有给孩子好的心念,总在想孩子走了以后她怎么办?总在纠结,想着是想让孩子好,是很在乎孩子,但每天又给孩子不好的心念,慢慢地在过程中总想一下子让人把孩子的病调理好。我说要慢慢来,因为我就是一步步过来的。首先你就是有一个好的信念,然后再通过各方面来对孩子有一个调理。现在经过那么长时间,她也有一个改变,也持咒,也学习打坐,和咱们其他的上海同修也沟通过,同修也开导她。她说近日总做梦,梦里面总是有一些字呈现,梦里出现一个“吉”,她问我是什么意思,我不了解,我想请师父开示一下,这个“吉”字对她是一个怎样的预见?

师:这个我也不知道。度化众生也好,给人治病也好,结缘也好,不要成为一种负担,更不要去强求,刻意地要人家来怎么样怎么样。我倒是建议你们现在可以不理她,过一段时间再说,可能效果会更好。

悟菱(熙熙妈妈):好的,谢谢师父!因为之前也是有一段时间我不和她联系了。正好到了辟谷的时间,我就问她辟谷吗,她说辟。有学子参禅,我打个电话问她去不,她说去。我想这是她自己想改变,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效果,我感觉。谢谢师父!

师:是啊!所以在这个接引也好,或者结缘也好,它有一个对机和缘份的问题。所以你们以后也要注意的,你千万不要搞得自己低三下四的,好像要去求人家来相信你,然后人家就反而赖上你,然后你会成为一种负担,你自己也成为一种负担,这样对双方都没有任何效果。

无住:师父好!师父刚才开示说:“一切都是假的,但是一切也都是真的”。我现在的理解就是,对这个“一切都是真的”,就是说一切的当下是真的,也就是说当下的行证是真实的,用这个假来修真。这是我的理解,谢谢师父开示!

师:当你勘破一切都是假的,你自然就会把假的去掉。把假的去掉,那剩下的就是真的了。

无住:谢谢师父开示!

悟菱(熙熙妈妈) 04:02:10

谢谢师父,解决了我这几天心里的负担

师:大家消化消化,我给大家放段音乐听一听,好不好?

众:好。

1sky 04:04:51

上师在播放音乐。

清凉 04:05:25

有点断续

石上松风 04:07:12

断断又续续pastedGraphic_1.pdf 不断断,续了再续

12841 04:07:34

石上松风

石上松风 04:08:01)

 

pastedGraphic_2.pdf 多谢师父开示

昭谨 04:09:15

声音有些断断续续. 恩师何意?

12841 04:10:28

昭谨 04:10:29

声音有些断断续续. 恩师何意?pastedGraphic_3.pdfpastedGraphic_4.pdfpastedGraphic_4.pdf

空如 04:11:28

感恩师父慈悲开示!续断断续何意?

1sky 04:11:58

pastedGraphic_5.pdf

师必须有意吗?

师:请大家稍安勿躁,我看看播放器,它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断断续续?还是清凉说的对啊,效果不好,就这么个意思。

空如 04:20:16

注意力在接触点上对否师父?

12841 04:20:46

空如 04:21:24

注意力在接触点上对否师父?pastedGraphic_6.pdf

一笑 04:29:29

找到‘点’时,猫已死了,鼠也跑了

名可名 04:29:12

嗯 一笑老师说的对 点哪是用来找的 找的时候你就看那根线了

厚德载物 04:30:53

一笑 04:29:29

找到‘点’时,猫已死了,鼠也跑了pastedGraphic_2.pdfpastedGraphic_7.pdfpastedGraphic_2.pdf

厚德载物 04:32:33

找到点时,猫被鼠吃了pastedGraphic_8.pdf

1平璋 ( 04:38:59)

厚德载物 (16:37:11)

大家,各位,同修,师兄弟,女士先生们pastedGraphic_9.pdfpastedGraphic_9.pdf

石上松风 04:37:55

恭请永既师兄开示

1sky 04:38:51

其师,其徒

厚德载物 04:39:18

开了吗

厚德载物 04:41:31

师叔;弟子告你状去pastedGraphic_4.pdf

1sky (04:41:36)

pastedGraphic_10.pdf

1sky(04:41:42)

又告状去啊

厚德载物 04:42:24

1sky 04:38:51

其师,其徒pastedGraphic_11.pdfpastedGraphic_11.pdfpastedGraphic_12.pdf

1sky (04:42:32)

嘻嘻pastedGraphic_13.pdf

厚德载物 04:45:51

弟子该撞钟去啦,咳,得撞几辈子才能像悟孝那样为殊幸呀pastedGraphic_14.pdf

1sky 04:46:21

话里有话滴走啊~

12841 04:48:16

pastedGraphic_15.pdfpastedGraphic_16.pdfpastedGraphic_17.pdfpastedGraphic_18.pdfpastedGraphic_18.pdfpastedGraphic_19.pdf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