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8日 —— 量体裁衣与自性清明

净意:师父好!慧叔好!大家好!我想聊一聊我现在此时此刻的感受。我觉得现在心里特别的惭愧,因为有些时候,当上师一鼓励我们的时候,我力量一来,觉得什么都能做;然后等实证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往往是做不到。比如说,上次我在大厅里就表示要不倒六天,练这个不倒。其实真正的不倒就一天一宿,我没有做到。我觉得,我这个修行还是特别不到位,问题不知道出现在哪儿?请师父、慧叔和大家帮我指出来,及时我好修正。谢谢大家!

:这个问题,其实用咱们俗世间的一些规则来解释是同理的,很简单,就是说你必须是“量体裁衣”。就相当于你自身各方面的条件,你只能是在通过你的努力和精进,你可以达到的预期才可以去做,否则的话,你这个预期过高,期望值过高,而实际上你自身条件不允许,恐怕一次、两次以后,你会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同时你也会对法性产生了疑惑。

比如,你想不倒六天,其实你现在的状况,你不倒两天可以的,但不倒六天你就不行。那么你就无妨从不倒一天开始,逐渐而不倒两天,不要一下子定的目标,是你无法企及的目标。所以就像小孩一样,小孩不能去穿大人的衣服的,这就是所谓的要“量体裁衣”,你要依照自身的条件来界定你所要预期的目的,就是这样的。说个笑话,相当于说,如果是潘长江他拿着一套姚明的衣服来穿的话,他会累死的。就是这个道理,一步一步来啊。

净意:谢谢师父的开示!

石上松风 (02:45:10)

 

pastedGraphic.pdf 顶礼师父,请问您是怎么做到6年不倒呢?中间一点惰性的念头都没有么?

莫悉 (02:45:12)

眼高手低了pastedGraphic_1.pdf

无住 (02:45:29)

我说大话了pastedGraphic_2.pdf 。听师父的,一步一步来

:其实我没有达到六年不倒,这是有人在替我吹牛的,也就五年七个月不倒。这个不倒其实没有丝毫的勉强,当然,这个前过程是要有一个资粮的累积过程。

比如说我在开始不倒之前,因为我们在山里面,山里面本身的睡眠时间其实是很少的。因为我们单从功课加起来要十二个小时,而且这十二个小时还必须得学的非常好,领悟力非常高,才有可能十二小时完成一天当中所要学的东西。因为我们学的东西比较综合,不仅是说看一看佛经,打打坐而已,我们学的武术、医术、佛法、声乐、兵法等等这些,所以我们一天都会有少则四门课程,多则有十几门课程。

所以你们想象啊,这一天的单纯的学习时间就十二小时,然后上殿,早晚殿,一个半小时一次,那就三个小时,接下来十五个小时就没了。除了学习、早晚课,十二个小时没了,每天至少要两个时辰禅定,四个小时,十六个小时就不见了。然后我们每天都要轮值日,比如说,因为山里在面人不多,我们有时候轮到值日的时候,你要负责清理卫生,要负责煮饭。所以这一天,就是说你份内的事情要做完了以后,大概也就是将近要有十八到二十个小时的时间就做没了。剩下来的时间也就有三个多小时、四个小时的时间,其实也就是三个小时的时间,所谓的睡眠也就是睡两个多小时。

而且我们在山里面,我们是没有床铺的,我们所谓的睡觉,就是在墙上钉上了三个木桩,就是一个人头架一个木桩、腰架一个木桩、脚架上一个木桩,就躺在这个木桩上面。这个时候,偶尔的还能够放心的睡觉。但是一般像我们这样,过了半年,把中间的这个木桩给拔掉了,就是剩头和脚架着木桩,就那么悬着。你如果真正睡着了,你肯定要掉下来的。刚开始我是睡在最顶端,所以我是一睡着了,我一掉下来,把下面的那些师兄弟全都给砸成一堆,都下去了。这还算好,因为我们学的罗汉卧。但是,过一段时间就没有了,就一条绳。所以这个时候,其实就觉得睡觉,躺下不躺下其实就没什么两样。

石上松风 (02:48:40)

这么睡?悬着?这哪是睡觉啊?!

隐明 (02:50:08)

还要出坡劳作。

:由于这几年时间,这样的训练,所以对我们来说,不倒并不难,所以我是有了五年七个多月时间不倒,但是中间也不是说二十四小时都坐在那里,也是照样是要学习、要干活的。只是到了后期的第四年,其实我不倒时间真正也就是八、九个月时间,这个意义就是说,这个不倒的八、九个月,就是说坐在那里不动八、九个月,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石上松风 (02:50:31)

躺在绳子上“睡”?禅定8-9个月?这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12841 (02:50:51)

石上松风pastedGraphic_3.pdf

莫悉 (02:50:52)

师父在山里而要这般苦修,那我们该如何啊

悟憬(润物细无声)(02:50:57)

头一次听说,感叹!8-9个月等于一直是打坐的状态

藏荷&悟琅 (02:52:06)

我们的日子过得太滋润了呀

:所以对你们来说,首先是要经常地去突破自己的这种生理极限,在生理极限逐渐、逐渐突破以后,对你的整个生命的状态,它的外延就会不断地扩大,然后由此才能够产生性悟和性空,证悟到性悟和性空这个境界。一旦进入这个境界,不倒或者是不吃,那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当然,前提是你们必须要有一个逐渐、逐渐的去给自己,因为你们的状态自己知道,然后你们现在,就是这个生理和心理极限,在能够可以承受的前提下,逐步逐步地加码,这样你才可能一步一步地走来。否则的话,一下子你定的目标是你自己没办法达到的目标,两次以后,你对自己就失去信心了,反而你会对法性产生疑惑,所以还是当下一步一步来。

隐明:师父,这样的话,您在山里头将近六年的时间。我们在底下,这个过程慢慢、慢慢来,那这后半生,反正基本上都是这样才行,是不是?

:这个不一定的,因为我在山里面,其实到了后期的路,是我自己摸索出来走,我们的师兄弟也没走这条路。当然,就是对于你们来说,你们就不会走弯路,而我是走了几年弯路的,因为自己在摸索的时候,就会走弯路了嘛,对你们来说就是不存在走弯路的问题。

当然这个过程你们都要经过的,只不过是,可能你们的时间会比我当时的时间反而会缩短,因为你们不用走弯路。

石上松风 (02:54:04)

就是说我们不用这样苦修也行?

净意 (02:54:11)

哇!师父,您学的内容好丰富,您在山里学习的过程太辛苦 pastedGraphic_4.pdfpastedGraphic_5.pdfpastedGraphic_4.pdf有您的指导我们不会走弯路。pastedGraphic_6.pdfpastedGraphic_6.pdfpastedGraphic_7.pdf

隐明:觉得松风说的那个,其实我们还是得苦修,只不过师父已经替我们承担了很多,已经让我们最少最少的承受,但有一部分是我们必须自己完成的。这个苦修的过程必须得走,只不过,师父用自己的承担、承载让我们少走了很多,但是我们的苦修,这一部分,那怕师父做了99%,剩下的这1%必须我们自己做的,这个躲不开,这是我的这个想法。

:是的,作为你们,如果是想要契入到法性和空性,或者说,以现有的修为,要获得一个真身不朽,苦修是必须的,因为唯有苦修,你才能够去转识为智,才能够去以你这个色身,去转换到法性的同融。所以这个苦修,可能对你们来说,没有我们那么苦,但是这个过程是必须要经过的,只不过你们经过的时间会短一些。

藏荷&悟琅 (02:55:55)

与师父比,我们以前真是虚度了光阴

悟憬(润物细无声)(02:56:32)

感恩师父!就我个人而言,应该在打坐、不倒、站桩几个方面设立目标,不断渐进。

隐明 (02:58:52)

身心的淬炼!

:你们现在有些师兄弟,无论是出家比丘,还是在家的居士,从咱们这个宗门品开始以后,现在陆陆续续都有不少人在进入了浴关。所以在浴关的过程当中,实际上就等于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会经历了很多很多。但是总的来说,是对原有你进关之前的整个身心的,去挑战身心的极限,然后由此获得一个全新的自我。

当然,有一些他也过不了,所以你看浴关,有些人一辈子过不了,有些人几辈子过不了。当然就是说,平时正常情况下进进出出几次,两三次、三四次,甚至十几、二十几次那都有可能。而总的来说,从原则上,进了浴关那肯定是苦修的。当然这种苦修,可能对自身不仅从身体上,因为它有很多要求嘛,比如说这三个戒律之外,你还要承受着,你在这个浴关当中,因为在浴关,你很自然的到了、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和法度以后,首先第一个,你累世所有的劣根障,全都一股脑地给你掀起来,所以你是有生以来、有世以来,你所有的劣根和劣性都在关中体现,然后你都要经历一遍。

所以,就是在现实和法性当中,会出现很多你没办法去平衡和取舍的,这个时候也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所以这个苦修不仅仅是对身体的,当然身体一般都是疲倦,一个是过午不食、一个是不倒。不倒的过程当中,会经历很多很多的过程,所以这本身就是一个苦修的过程。当然这苦修呢,你大不了,你还可以从头再来,重新来过。肯定不会,就是说,你喝完几杯酒,躺在床上睡觉那样的舒服。

石上松风 (02:59:45)

万一要是48天时hold不住了,还得重头再来?

:是啊,你四十八天扛不住,你一样是要从头再来的。当然也有些进去两天就被轰出去的,都有的。

隐明:师父,如果是累世的劣根障呈现出来的时候,是不是那时候身心是很煎熬的,他会觉得修持是一种,甚至是退步,他好像是退到没修持之前的那种劲儿?是不是会是这样?

须弥籽 (03:02:06)

顶礼师父!浴关在哪里都可以关吗?pastedGraphic_8.pdf

:这就是关中的体会了。当然肯定每个人都会有这个过程,而且过程很短暂,甚至是对色身、对人生、对法性、对佛性,都是会,那个时候就什么都不想要了,有这么一个过程。

而且是由于这个累世的劣根障呈现出来,所以变成了他在里面,在某个时期他的行为,也就是他的言行举止,会让人们觉得特别的意外、很差。比如说,你平时一个文质彬彬的,可能他在某个时候,进入到他的经历过的某个一过程当中的劣根障,可能他的行为举止会使你接受不了,但是他只不过是,因为他自己是没感觉的,他已经是进入到了那个空间,那么他一切行为都是在那个时空的表现,和他现在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这个时候,为什么护法相当相当重要。

石上松风 (03:02:40)

pastedGraphic_9.pdf浴缸

:浴关啊,浴关不是在哪里都可以关的,不一定的,所以浴缸里面肯定不行的pastedGraphic_10.pdf

远琪 (03:03:24)

昨天惟恕说的“紧跟上师走,愿心自然有”,我感触特别深,自己平时的“想法”、“规划”、“事业心”什么的,都是多余,按上师的指示走,才是最“有效”的人生。这也是吃了十几年的亏才明白一点的……pastedGraphic_11.pdf

悟诣(辉) (03:04:04)

顶礼师父pastedGraphic_12.pdfpastedGraphic_13.pdfpastedGraphic_13.pdf在皈依前有道家的老师(非肉身),对我有很多帮助,现在还可以接受帮助吗?怎么看这个问题?

:大家有没有哪一位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啊?

隐明:我说两句,不敢称解释,谈谈我自己的看法。不要说一个非肉身的道家的老师,就是实际上任何一个众生都可能对你产生帮助,你都可以接受他的帮助。但是前提是什么?前提是你的依止是不是以自性依止为基础的,你才能不完全依赖于他人,或是依赖于什么什么。不做任何人的,或者通俗一点说不做任何一个人的粉丝。在你没有自性泯灭的情况下,你才能够以一切众生为师,受一切众生的帮助,这些都是可以的。但是这个前提是你自性是不丧失的,那么这种帮助,他和皈依师的身命相皈依的本质是有区别的。这是我的一点体会。

远琪:刚才隐明讲的话,我很赞同。同时我看到悟诣这句话以后,我感到悟诣有贪心。这种接受帮助好像有贪心,这种贪心是类似于对法的贪心,他还不是平常的贪心。

悟诣(辉) (03:07:49)

多谢pastedGraphic_12.pdf 我自己没有看到的我的问题

清凉 (03:08:20)

悟诣说的帮助是什么方面的啊?

:刚才隐明说的其实也有、也是,我是很赞同他的说法。接受帮助当然我们可以,因为一切众生都是我们成就的助缘,是我们的资粮,这个前提是可以肯定的。其次,要自性,不能够迷沦,也就是说,你自性必须要清明,或者说自性皈依。否则的话,所谓的自性皈依,也就是说,你要懂得取舍,你要懂得什么你可以接受帮助,什么你不应该接受帮助;也就是说你什么可以吸收的,什么应该拒绝的。这个你如果是没有自性清明、自性皈依的话,你就不会去有所不为,或者是你不会有所不取,你就是一股脑地拿,这个时候呢,那就是落到了远琪所说的贪。所以,是在自性清明和自性皈依的前提下,能够自己清楚自己的需要的,在这个前提下,可以接受所有众生的助缘。

悟诣(辉) (03:11:11)

感恩恩师pastedGraphic_14.pdfpastedGraphic_13.pdfpastedGraphic_13.pdf感恩同修pastedGraphic_14.pdfpastedGraphic_12.pdfpastedGraphic_14.pdf自己看书瞎练的

石上松风 (03:11:50)

哦喔~ 脚踩两只船?很累的吧?

远琪 (03:13:51)

不同意松风的说法,都有过程的……

1鸿茹 (03:14:22)

是啊,谁没有过去呢

凝儿 (03:14:23)

上师刚刚说过我们是不存在弯路的,不要自己绕弯走啊。

建哥在线 (03:15:06)

贪,很难把握好,稍不留意就贪了,有啥好的方法不贪那?

远琪 (03:16:37)

我觉得自己明白了一些事,就居高临下看他人,这种心态不对,关心和帮助,承担和承载……

禅缘 (03:17:05)

修行的過程一定要正信,正念,只有這樣才能沿著上師指引道路精進

隐明:我觉得建哥在线提的问题特别好。贪是很难把握,稍不留意就贪。贪说起来简单,实际要想真的破掉它,确实不太容易。我们从小的说,有这个贪、那个贪,从大的来说,比如,偷心不死也是一种贪,这个贪想起来确实是,不经意时就会表现出来,确实比较难。

莫悉 (03:17:09)

总想着个人的利益得失,就会不时去贪

隐明 (03:18:05)

贪时,自己其实是一种做不得主的状态

莫悉 (03:18:29)

那啥时能做主啊

禅缘 (03:18:39)

貪,就是習性,就是老鼠啊

博中悟 (03:18:46)

有我就是贪pastedGraphic_15.pdf

隐明 (03:20:28)

是的!

隐明:其实,今天我在打坐的时候,也在思考这个贪嗔痴慢疑的问题。我在想这个问题,就是跟师兄弟们交流交流。我在想这个贪从何来?慢从何来?有时候会发现自己有疑,对上师也好,对法门也好,对修持也好,有疑。当每次破掉这个疑的时候,破掉这个疑的境界,你只要一停留,他第二个生起来的必然是慢。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必胜,对这个贪嗔痴慢疑不太了解的话,真的,对老鼠不了解的话,它肯定就当不好一只好猫。今天,师父都在,大家有条件能语音的话,咱们师兄弟最好是语音,这样对师父也好,对大家也好,也是一个尊重。

石上松风 (03:22:38)

人心唯危,道心为微,当时刻警钟长鸣

1sky (03:22:48)

 

pastedGraphic_12.pdf 临界点的突破

远琪:对老鼠不了解,就做不好一只好猫。我觉得隐明的这句话特别有道理,反观自己,随时反观自己。先了解老鼠,再当好猫。

石上松风:我觉得这个人心唯危,道心为微,真的是说的特别特别对。人怎么讲,就是说一念之间就很容易放松了,松懈自己了。其实我在这练不倒,然后,特别困的时候,一念放松就去睡一觉,睡了俩小时,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一下人就睡过去了。其实反过来,回头再想的话,要是把这一念放过去,其实是可以坚持下来的,没有什么坚持不下来的事情。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松懈了吧,很容易就退转了。

隐明:我比较同意松风说的这个一念松懈的问题。其实是不光在浴关当中,在生活当中,在禅定当中,都可能面临着所谓的临界点。比如说我们在禅坐的时候,心里唉,差不多了,想收的时候,不想再坐下去的时候,这个时候实际上已经到了我们禅坐的一个临界点。这个临界点就恰恰像我们白天,比如说事来了,我们马上要掉到事相中去,把那些修持忘到脑后,然后执着于事相当中去,掉在里面,陷在里面。这个时候,这个临界点,实际上跟我们禅坐即将收功那个临界点是一样的。所以说,有时候坐禅和做人结合在一起,这个确实是,他本来就是一回事。比如说在禅坐当中,在这个临界点的突破,包括师父讲的这个生理和心理极限,这次和每一次的突破,跟白天的突破,实际上是互相依存、互相帮助、互相提升的这么一个关系。所以往往一念松懈,就是这个临界点的一个突破。

1sky (03:23:39)

 

pastedGraphic_6.pdf 隐明

悟憬(润物细无声)(03:23:43)

就好像是对我说的,心受了

好了{緯倫}(03:24:54)

进步是在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