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4月16日 —— 从细微处着手

弟子A:应身的启用我还是不清楚。第一种,就是说,它自己出去了,然后我自己知道出去了,不用管它,它自己就去该做什么做什么。还有一种就是我能看到它去做什么,然后它做它的,我做我的。第三种就是它做就好像是我在做,它好像是我出去的那个神识的一件衣服,好多事情好像是我的肉身和它同时做。这三种情况有什么不同呢?师父能跟我们讲讲吗?

:如果是应身启用,应身和报身是不分离的,也就不是说,它做它的,你做你的。那么这三个过程,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你们现在有很多人都是观照了应身,但是尚未启用,就出现了应身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你知道,但是你不能主宰。就是应身做应身的,你做你的,这个时候你其实已经是应身的一部分,你不能够完全地去主宰应身,你并没有对应身启用,你并不是不知觉。到了真正应身启用的时候呢,应身和报身是合一的,也就是说,应身启用的时候,意味着法身也已经启用,因为你这个时候可以即心即法。

弟子A:啊,师父,就是说,比如我出去,就是刚才我讲的第三种情况,那就是说应身和报身已经合一,法身也启用了,是这样理解吗?

:对。

弟子B:师父,我有幸去您那里,当时您跟我说的头一句话就是放下一切,我还不知道放下什么。昨天我才懂得,您让我辟谷九天,我自己还寻思:辟谷我不学。原先您在办法坛的时候,您辟谷我就跟着辟谷,我辟谷了十天,以后我又辟谷了九天,我也没什么感觉。现在我知道了我什么没放下,是过去我自己做的一切的东西还是没放下,如果放下,就不能说自己不觉得辟谷是个事了。

:就是这样的。

弟子B:以前我不知道根本没放下,现在我一下突然明白了。这次您说我辟谷九天,我昨天就开始辟了。现在看来我确实是还没放下这个东西。

:放下就好啊。

弟子B:过去我还不知道什么应该放下,现在我明白了。

:今后就是,这个放下与提起,那就是随顺自如了。

弟子B:过去我做什么梦我也不知道,这回我知道做一些梦了,知道一些梦我记得很清楚了。现在我自己还没有修吗。

:放下就是了,该提起的时候提起就是了。

弟子B:行,谨遵师命!师父,我还想到自己身体欠佳的方面,也没放下这方面。

:那你现在放下了吗?

弟子B:现在我自己想通了,不要听医生的话,听他们的那就完了。

:听他们的你早就没了。

弟子B:是,医生说的就是半年以后你就老年痴呆了,我现在记忆力还挺好。听医生话呢,就象老人家说的那样,早就完蛋了。

昨天大家说的要从小处着手,特别是微处着手,过去我在这方面很不注意、很不用心,如果用心,七十岁生日就不应该听孩子们的,就不应该过。老人家就那时候,我六十岁时老人家领着大伙给我过生日,告诉我以后不要过了。我平常都没过,就七十岁的时候没听,没经得住孩子们的劝说,也就过了。自己身体是这个情况,说明自己对老人家的话,自己没往心里去,而造成的这个结果。

:你要知道,我当时郑重其事地给你过生日,郑重其事地告诉你,以后别再过生日了,你现在是六十岁,往回走。你又非要――,要不然我就不会那么郑重其事哈。

弟子B:我昨天回忆一下,从细微处着手,我才意识到这些问题都是自己造成的。

弟子C:老班长这句话太棒了。就是从细微处入手以后才知道是自己造成的。细微处看来太重要了啊。

弟子B:特重要。对老人家说的任何一句话,没往心里去,自己造成的这个后果。

弟子A:师父。

:我听着呢,你说吧。

弟子A:我还可以往深入地问一点关于应身的事情吗?

:随便你问。

弟子A:我是想问,就是刚才我说的那种情况,就是说报身和应身他是合一的,然后法身同时启用了。那这个过程他和三身相应的关系是怎样的?师父跟我们讲讲好吗?

:不好。

弟子C:那是不是就是说,在这个三身的启用上,领悟到哪个层面,然后有什么样的问题可以问;如果说还没有达到的时候,就是先不要去预想和设定了。

:那是当然了。

弟子:现在有的时候,稀里糊涂地往前走挺好。

:你们说我在这个场合,在这个时空,我有没有可能来跟你们讲三身相应的关系呀,三身合一的关系呀?

弟子A:师父,是我不好,我不该问。忏悔!

:或者你问别人到是可以。

:嘿嘿。

弟子:其实有的时候真的不用问的太多,反正就是闷着走吧。反正师父说的,关键的时候摔倒了有人扶你。嘿嘿。

弟子A:惭愧。我不问了,我错了。

:你并没有错,你只是所问非时而已。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