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位

发表时间:(2010年7月1日)
作 者: 吴泽恒 字体大小:

一、关于定位、承载和承担

师:在人类文明的大进程中,在历史的长河当中,能够推动人类发展的人,寥寥无几。为什么呢,这就涉及到人的问题,也就是定位的问题,环境的问题,也就是所谓社会的问题。这个于华藏其实是一个道理的。首先一个人有定位问题,你的大方向知道后,你的目标和你的执行度,也就是你的目标和你的当下,目标是离不开当下的,那作为当下就没有目标。

为什么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出现了极少数人,他们会引领人类发展的潮流?首先你们要明白的就是,任何一个社会背景或是任何一个人类文明的推动,它都是无相的,它都没有呈现出能够有什么位给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正因为这个环境、这个社会没有给你定位,而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因此你能够去推动社会,或者去引领潮流。

那这就涉及到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你作为个体来说,能否去洞察当时社会的各种因素,当时时代方方面面的总和、通合,然后你能不能预知历史的走向、社会的走向,未来将会朝哪个方向去发展。由此,针对这个事相或针对这个社会发展的方向以及发展的潮流,你能不能迅速地占先机,自己给自己定位?你一旦能够达到这样,那么你必然将引领社会和引领人类,必定会推动当代社会的进步,推动当代历史的进步。这就是人中之人的说法。

其次呢,说到个人的定位。个人定位往往99.9%是错误的,这个可以肯定。为什么?纵观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历史,当代以至于近代的整个社会背景和人类发展的趋向,可以说99.99% 的定位都是错误的。体现在个人上,在当今社会,几乎绝大多数的人,一生碌碌无为。这个碌碌无为并不体现在他有一个好的工作,他拥有很富足的财富,他也能够在某个领域里体现他的价值方面,但最终他多多少少地都会认为,自己在某一方面是失败的,或者在某一方面是错过时机的,或者他在某一个关键点一步走错了。一个人的成功不仅仅局限于他当时,这样的人比例也是很少的。由此可见,人普遍性的就是,一生都没有找到定位。或许是他在家庭没找到定位,他在社会没找到定位,他在事业上没有找到定位,终其一生他都在转圈。这是一个失败的人生,他自己的位置没找到。

再落到华藏本身,我认为你们应该吃透,华藏面世前的阶段到现在,华藏的根本目标是什么,作为华藏弟子,你们应该清楚,它将会怎么样,这是给你提供定位的一个依据。那么接下来,你要掂量一下自己,你能做什么。然后,第三个才是你该做什么。一个人的成功和在华藏里面你能够找到自己的定位并不冲突。

刚才说到了人类的发展史上,各个领域的先驱们,在开拓事业的当初,这个社会是不认同的,或者,当时社会没有呈现出先驱所倡导的事业最后会达到怎么样的迹象,而恰恰因为他们能够洞察社会的发展,能够预知未来事相的趋向,因此,他们能够根据自身的特性,找到自己的位置,同时不断去超越自身。这时他既超越了自己,又引领了社会。

说来说去就是一个定位的问题,定位做得好与不好。其实呢,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人类的发展历史上,诸多领域的先驱不断地挑战和超越自我,以此来推动社会的进步。那么社会有没有给他定位?没有的,只不过社会给他呈现出诸多的信息和数据,让他去预知社会的走向,由此他迅速找到自己的定位。社会并没有说你就是个职业经理人,给你定这个位,不是的。你只能在商业领域预知你这一块,这个产业的发展前途,这个产业相关方面的信息和数据,然后根据你自身,找到你的定位,由此你在这个领域里面去推动它的发展。这个领域并没有给你定位。

再说,从人生来说,一个人生下来你有没有定位他?你的定位是一种自相似的和谐统一,也就是说你自身的因素和外部的客观环境两相结合,然后,你自己的主动性因素占绝大多数,通过这些数据的提炼,你能够得出的对未来的预知, 能够很正确的认识自己、面对自己,因此能够找到你正确的位置。当然有很多人找不到,那你不断地找喽。

事相上,你这个位置是自己找的,根据是外部的环境和自身的因素。在华藏里面是一样的。其实对你们每一个人,我都没有给你们定位。首先你们必须要明白、要清楚华藏是干什么的,然后你要知道华藏的发展趋向,至少说在我这边得到了某方面的认证以后,你应该明白华藏的发展趋向是一个什么样的趋向,然后你自身现在能做什么,然后,在此基础上,你不断地去超越你自己,你自己的位置你自己找。

我不给你定位。其实呢,你自己要定这个位,还取决我给不给你定这个位。如果说你本身不具备超越自身的因素,也就是你不具备自我超越的潜能,你这个位定了,那是不到位的,只能是逐步逐步的走下……

做一个华藏人,有两个标签是可以贴的,一个是社会给你贴的标签,一个是你自己贴的标签。当然绝大多数人都是社会给他贴的标签。从出生,现在啊,社会得同意你父母把你生出来,必须要准生嘛,这是第一步。出生以后,你是男的是女的,在学习里面是优等生是劣等生,你是班干部还是一般的学生。在家庭,父母给你贴的是乖孩子还是调皮捣蛋的,到社会,你是一个优秀的员工还是一个一般的员工,然后以至于你的社会地位,作为一个社会身份,社会给你的条件也贴了标签。如果你处于这种状态的话,你是没有自我的,谈不上你自己的定位。你只能由社会给你贴标签,然后依照社会设定的框框和设定的标签去走完你这一生。所以你个人终极一生没有一次自主,你做不了。

再一个,你自己给自己贴的标签,这个相对来说要比第一个标签的境界要高一点。一分为二,境界高点是肯定的,但有些人标签贴错了,有些人贴对了。首先他要明白他所在的社会环境,大到社会环境,小到他当时所处的位置,所处的地方环境、家庭背景、家庭环境,甚至是所在的群体当中,他认为自己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第一他要明白自己能够承载什么;第二,他能够付出什么;第三,他自身能不能具备自我完善和自我超越。如果具备这三方面,那他自己贴的标签就贴对了;不具备,那标签他就贴错了。不管是贴对了还是贴错了,他总是做了自己的主人,他总能够体现出他自身生命的价值。也许他贴错了,他磕磕碰碰,但必定他是做回自己了。

所以,这两个标签,一个,绝大多数是社会给你贴的标签,刚开始的时候,对这标签你会不太接受或者抵触。但是,随之于温水炖青蛙,你会有种自我认同,从自我认同到自我欣赏,以后人性的自我恐怕就很难去逆转了,你就转变不过来了。所以从现象跳出来看,比如以前德国纳粹,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不惜生命去追随希特勒,追随纳粹党,给人类犯下了滔天大罪?其实也就是这样,也就是社会给你贴了一个标签了,然后你从疑惑到了随众,到自我认同,到了寻常。

那现在也是一样的,明知道这个东西不行,那你为什么死心塌地,你还要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因为他已经接受了外界给他贴的标签,他已经认同、同化了这个标签,最后也就淹没进去了。

反过来说,其实我想要表达的就是你自己贴标签,无非你自己找自己的位置嘛,对不对?抛开社会不说,在华藏里面,你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说老师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好,这时候你只能是接受别人给你贴的标签了,因为师父也是别人。那问题是你本身置身其中,你至少明白华藏是怎么回事,它会做什么,它将来会怎么样,置身其中,按照你自身现在的条件你该做什么,你能做什么,你希望自己能够在这里面能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能够承载什么。到这时候,一旦你自己找到定位的时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中心点,一切的一切也都会迎刃而解。因为你位置找对了。

从师门和法性来说,我当然可以给你们贴标签的,你干什么,你干什么,这是可以的。但是我更看重的是你们自性的体现。所以落到法性上,上师是接引度,自性是皈依度,你自性体现,能够去综合和统筹华藏,同时能够找到你自己正确的位置,由此去优化和组合华藏所有的资源,使你不断地超越、不断地完善。

并不是说,噢,我能当部长,那我就等到时机成熟了去当部长,现在就什么都不干了,现在睡觉,不是这样的。华藏是一个层层无尽的世界。在这个环境,在这个时空点上,你们也都能够顺势找到自己的定位的,比如你看看哪个地方需要拿点东西,哪个地方需要少。到了另外一个环境,他定位,比如说XX,是我把他带出来,而且是我的功能全部把他带走,你的定位你应该心中有数。我没有给你确定,其实正是给你一个很大的空间,也就是说你在我身边你什么都可为,也什么都不可为。那么这个时候呢,刚才XX说,可为而不为称之为犯戒。正因为我没有给你定位,正因为我把你带在身边,你什么都可以做。你如果局限在我不能越级,不能怎样,那什么你也别做,也可以说做不了。

其实这时候我给你这个资源,让你根据这个资源和你自身迅速找到两者的统一点,然后自己把自己的位置定好,一旦这个位置定好,其它一切资源都会围绕你的位置,都能够巩固和完善你的位置,你才是,噢,位置找对了。

我做的事情,点和面是全面纵横贯通的。从内,从我们自身法门的正本清源、统合,到对社会,对国家,以至于外部,以至于人类,我们都是点和面在纵深,在纵深当中,我们没有给任何人定任何位,但我们也都是做成功的,也都体现出人们不敢想像的效率。我没有给你们任何人定位,只不过说现在,这个没定位是你们的定位概念,说没定位,但其实呢,我是定位了,这就是一个理解的问题了。

在上海的时候,我是给XX和XX定位的,再过一段时候,我是给XX定位的,到北京的时候我是给XX定位的,然后由始至终我是给你定位的。这个定位并不是一个静止,它始终处在我们事业和社会的不断的动态平衡之中,你这个定位是随之于水涨船高,随之于动态而平衡。不是你只有3岁,我给一件3岁衣服,你到50岁还穿3岁的衣服?你怎么穿?你明白了应该穿衣服,这就是你的定位,然后你知道穿什么款式的衣服比较适合你,这就是你的定位。然后呢,随之于环境的不同,而调整自己定位的侧重。你的定位始终没变,你只不过是根据整个外部的客观环境的变化来随时调整你这个定位的侧重,它是一种高度的动态平衡。

你比如说,我明天到徐州去,我会给她定位的,那就在当下时空点的定位,那这个定位很明确。但是呢,如果是以你们的理解,定位就不明确。可能今天XXX他作为他们公司的一个老总,一个月领2万多块钱工资,我可能明天让他辞职,他1分钱都没有,这是他定位,他做这块也是他找到他的定位,对不对?比如说XX,他现在什么都没做,那你认为他没定位吗,其实他也有定位的,而且他的定位也是他自己找的,为什么呢?一、他综合当时华藏的现状,我们所面临的问题,然后我们当时需要做什么,然后他会找到他应该做什么,然后能做什么。你说我有没有给他定位?没有。他有没有定位?他到现在他也认为他没有定位。实际上从开始要清楚,所谓的“位”它是动态,它不是静态,而且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时刻,它都是动态的。动是永恒的,静是相对的。只有动它才是永恒的。 也唯有这个动态的平衡、定位,你才能使自己不断完善、不断壮大。否则的话你3岁的时候给你3岁的衣服,然后你穿吧,你穿到50岁,看你换不换,你不换撑死你。

你们现在能不能找到定位?其实可以的。如果没有你们的定位,我们很多事情是没办法办的。但是反过来你们会觉得:我现在没做什么啊,或者说师父没有让我做什么,没有指定我做什么。那么你们如果没有做什么,我们怎么会有今天的成就?那是谁做的?我一个人做的?其实就不是我一个人做的。

那我们是停滞不前,只有当今这种形态呢?不是,它每天都在往前,都在动态平衡,由低级向高级进化。每天、每一个时空点,你们的定位是不是在不断地调整?角色是不变的,功能是变的,功能与作用是变的。它是随之于各种因素各种环境的变化,去达到这种高度统一。

所以,作为一个人,到现在为止,谁能够说吴泽恒是一个失败者?随之于人类社会不断的向前发展,随之于未来人类文明不断的揭示,可能呢,这三个字的笔画会越来越重。那正因为我能够分析社会的走向是什么,我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我能够做什么,然后我去超越。这时候在新六识当中,如果没有具备最后这一识(胆识),那一切免谈。你必须明白你能够承载什么,这承载什么意味着你能够承担什么,你能不能捧鲜花,同时要想到能不能喝下苦酒?你能不能去承载成功,同时你能不能去承受失败?如果你认为行,那么好了,这个一系列都是你在巩固自己的定位,完善自己的定位,突破自己的定位的过程。

我对你们的调控其实都是一样的,我如果不说,你们都会认为找不到位置。只不过我在调控的时候可能你们看不出来。因为我一直跟你们讲,点和面是串着的,XX做了这件事的上半部分,可能XX做了中半部分,XX做了下半部分,难道这不是定位吗?这也是定位,这只不过是我做为主体,你们变为客体了。但现在是要反过来,最后要使你们做为主体。什么叫法性圆满?怎么样能够圆满?圆满是体现在行上。在行上不体现怎么叫圆满?你说一个人很能干,那他体现什么?

我说我自己啊,我的家庭背景可能比你们都不如。当时在我们老家,我们这一家可以说是居无片瓦,我们是借人家祠堂一个厢房,我们的兄弟姐妹四个在那里出生,到了我们已经长大了,买了一块宅基地,盖了一个主房,另外一个厢房还是用草来盖起的。

那么在吴泽恒的奋斗历程上,我认为已经远远超越于当代、当时所能够给我的这种平台。作为一个人,首先我自己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然后我才来看,家庭环境允不允许,当时的局部环境允不允许,然后整个社会环境允不允许,我自身具不具备,我要做这样的一个人,综合的因素,然后当时定的都是一个很小很小,就一个萌芽状态。但因为我当时把我的标签贴好了,所以一系列的,这个定位并没有变,只不过角度在不断地调整,所以位在不断壮大,我当时七、八岁的理想或者定位,到现在我还是那个定位,没有变化的。只不过是比当时七、八岁的时候更加完善,而且在不断地超越我自身,不断超越今天,明天我要超越今天,后天我要超越明天,这个定位永远是没变的。只不过不断向外延去扩充。

可能你们有时候会想,说得太泛泛了,你说嘛,我现在该干什么?其实这个命题就是不对头的,我说你能干什么,你只能是现在能干什么,你们想想是不是这样?说XX你现在是我身边的护法,你护法身份已经定了,你是在护法一个位置?或者说,咱们这个企业成立以后,你是咱们哪个部门的经理,你说这个定位准确吗?难道说,那是我指定的,你做这个经理了,就行了?首先你自己你能够去找到位置,对不对?能够体现出来,然后呢,你才能去充实和完善,不断去超越。

岗位并不是定位,你们刚才讨论半天这个定位就是岗位,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岗位并不是定位,定位是你要做什么人,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你的志向是什么。你做一个村长,你的目标是要为人民服务,但必须要发自你内心,我要服务于大众,对不对?这就是定位了。然后你可以从村长一直到总理,你定位一个村长,那他永远就是一个村长。然后,我刚才说角度随之于环境的变化,进行动态平衡调整,他从一个村长到一个镇长,到一个县长,到一个省长,到一个总理,到一个球长,地球的球长,他随之于外部环境,也就是随之于他功能化的体现和功能化的完善,那么他这个空间的外延就在无限的扩大,最后达到制高点。定位,你如果定在所谓的点位上,就是一个伪命题,它是不对头的。

弟子:师父,比如我现在就要证得法法无碍,算定位嘛?或我就开悟,我就证得法法无碍?

师:这是定位啊,因为法法无碍,首先是你要在哪个时空度里面去体现法法无碍?你可以的,你可以出世,可以证得法法无碍。

弟子:也可以入世?

师:你入世就要有愿行和承载,你出世可以做到法法无碍, 你入世了那就是六度嘛,那六度就体现在行上,你一方面要入世,要体现。不做事,要等到法法无碍才做事,你狗屁不通。你只有在证当中才能够法法无碍。因为本身你就是一个俗人相,你是入世度,不是出世度。出世度可以呀,你找个山洞躲进去就是了,然后你不做事,你吃饭也是做事嘛,对不对?你可以不吃啊,然后把自己饿死,那就叫法法无碍啊。(众笑) 至少你要生火做饭嘛,生火做饭难道不是行吗?它也是“行”,你不“行”,你试试看,恐怕你没办法法法无碍。

如果是入世,怎么样去法法无碍呢?很多很多的误区,很多人,我懒得去说,也不想去说。为什么?已经说了无数无数遍了,在小场合、在大场合,从华藏入世,我的随谈讲得很多很多了,再讲我就懒得去讲了。不想讲是因为还没到那个时候,讲了也是白讲,浪费我的时间,费我的口舌。

你们知道滚筒的典故吗?战国时期有个大夫,闲时在论心性。那时他每天都没事情可干的,但是他在本位上宣经说法。然后,突然某一天,两国交战,他干什么?没办法,他为了使人家认为他干什么,就从家里抱出一个圆桶,水桶,放到城墙,从城南滚到城北,又从城北滚到城南,累的满头大汗,人家看他在做事啊,看到滚一个桶,人家认为他很忙,他确实很忙,其实你说他在干什么呢?(众笑)

其实看破了这点呢,第一个是承载,第二是承担,具备了,我认为怎么样你都能够不愧此生的,你干不干华藏是另外一回事了。你也可以回家去,但是你至少这一生可以是很成功的一生。你能够,第一,给自己贴标签,然后你能够以你的所知去综合这个社会环境诸多的因素,然后你能够预知,哪怕是预知一个家庭走向,预知一个局部地区,预知一个产业,预知一个国家,预知人类。

所谓承载就是说你自己想做什么样的人,那就是承载。你并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你要去创造和必备做什么人的条件,对不对?比如我想当医生,可医术一窍不通,你还当什么医生?那你要承载,然后你能不能为此去奋斗和付出,那就是承担。这两点并齐到位,那你的人生至少是一个无憾的人生,至少你已经体现出你的人生价值。否则的话,你一辈子也找不到定位。你不具备承载和承担,你看吧,可能在假环境当中他在说真环境,在家里他说他能够见义勇为,但出去以后,见到一个小孩在行凶,恐怕他不敢去说,因为他缺乏了承担。我离开你们,你们认为我能不能把事做成?我照样。

当然了,等你自己已经找好了这个位置的时候,我必定我就会给你一个标签,那所以这标签是两项呼应,这标签首先是你的标签,然后呢,是我给你确认这个标签。因为一个人呐,首先你自己给自己贴标签,然后最后社会还要来确认、承认你这个标签呐,就是这样的嘛,对不对?因为你体现出你的价值,然后社会来承认你这个价值,是不是?那你在华藏里面其实是一样的,现在是虚位以待。你找到你的位置,你自己贴标签,然后我给你确认这个标签,这时候你就找到位置了。

位置是动态的,今天你是护法,明天可能你就不是。打个比方啊,今天你是某个职能部门的负责人,明天可能你岗位就转变,今天组织部门,明天监察部门嘛,这并不是位,这是职。其实20年前我们就说过:万物共融,各处其位,各司其职。什么叫“位”,什么叫“职”?这三句话已经给你讲得非常清楚——各处其位,各司其职。

如果没有过去,你不可能有现在的,没有现在,也不可能有你的未来,但是过去、现在、未来在你当时那一念,你到位的那一念。

学子:内涵不断增加,外延不断扩大。当下没有想扩充,那现在的位就是井底之蛙。

师:对。当下嘛,你迅速找到你应该做什么,然后你做了,肯定就会有很多很多的因素来促使你做得更好,这是必然的嘛。怎么样来给你增加一个内涵,充实外延的一些功能,无非也就是这样。

我对你们也都一样。明知道你这步肯定要撞墙的,撞墙以后谁帮你埋单?无非就是我帮你埋单嘛。你闯个祸,自己承担不了的。就像说“我打坐回向!”回向个屁,你自己功德没有回向,最后是我来承担,是我来发高烧,不是你去发高烧的。不过我还是鼓励你去回向,因为你必须有这种发心,必须要使你这个菩提心能够圆满,你最后才能够真正体现圆满,能够自己去承载。我如果说:你不行,你这个是瞎耽误功夫,最后你给我闯祸,我还给你付出代价。那你们永远长不大的,你们永远没有自我圆满,没有自性圆满的那一天。我让你去做,你也会付出代价。这代价当然在我的时时保护之中,最后通过这种不断的交错,你才能够自性不断地圆满,最后就能真正的圆满。首先你有了这个发心,你愿意去普度众生,那就是一个承载嘛,哪怕你普度不了,你愿意去做,你也去做了,那这就是一个承载。你有了这个承载,然后你才有可能去承担,然后你才有可能去圆满。否则的话,你没办法圆满。

二、关于突破劣根,圆满自性

师:你们两个有同样的毛病,一个是安于现在,二是潜意识的逃避。你们俩,承载是有的,承担是缺乏的。然后呢,在自我突破、自我完善这方面过于地安于现状,就是说不会主动地去自我突破,自我超越。我让你摔两跤,骑自行车,晚上挺疼的,是我让你摔跤的,你回来没说,也是我问你:那跤摔得怎么样?其实你摔了,那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摔跤,你触及到,但你还是触及到而已。点到为止。我现在还得给你找另外一个机会了。当时事件发生在24小时之内,是你一个,这不能说了吧?说了等于是白说了。

弟子:师父,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因为自己在这方面承载的意识不够,那么通过一种事相去悟这所有的东西?

师:有点这个意思。

弟子:师父,你说的是我前面这段时间吗?现在看呢?

师:现在你这个还没去掉,这个影还没去掉。你知道你的车刚开出去的时候,我就跟人家说你要出车祸没?

弟子:我不知道。

弟子:我知道,他们刚走,师父就说了。

师:你车刚走,就告诉他们,他要出车祸。你没有觉得这个车祸出得很离奇吗?开着开着睡着了,把一个快老年的人轰得很远,他还什么事都没有,你不觉得很离奇吗?

弟子:是,是一种惩罚吗?

师:不是,我让他摔两跤是惩罚他?我惩罚难道不会关起门来,把他叫到那边训一顿?或者给他两巴掌不是更直接吗?在这个过程中,也就你们两个,我用这个方法。其实,哎,现在我还要给你们找机会,还要给你们找事儿,原因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你们两个共有的共性。

弟子:承担。

师:你们在意识当中:我要突破,我要完善,我要法性相融,都是这样,但是在真正关键点上,让你去面对了,这时你往往会一个是安于现状,一个是退缩,你们俩共同的毛病。可能你们现在还不承认。你细细想想。其实落到点上,每个人都有很根深蒂固的劣根,当你这个突破了。你就什么都突破了。每个人不一样的,但根深蒂固的,往往平时你说,我必须要怎么样怎么样,到那时候,面临诱惑的时候,外缘来迎合你的时候,你就掉进去了,这个是最致命的。

打个比方,这个人贪财,他平时可以,到关键时刻,他还是贪财;这人好色,他平时可以,他可以是很正人君子的,到关键时刻他依然好色;这个人爱面子,平时他会装得很谦虚,一涉及到他的时候,他还是又跟你争个你死我活的,就是为了面子,如果这点你们给我捅破了、突破了,其实你真的就成就了。这个就是窗户纸。

弟子:那有时候, 自己对自己劣根性的认知是不是都能那么准确?

师:当然很清楚,你喜欢什么,你清楚得很。比如现在打个比方,某个人他追求果位,放下就行了,那他就拥有了。我喜欢职位,比如北京的那位,其实就那么一点点嘛,放下也就成就了。我每次讲,你们每次也都敲,旁敲侧击的,不会的,该怎样怎样,行啊,试一试,我就把你平调挪个位而已,就不行了,然后离开我的视线,就又端起来嘛,就是这样嘛,根深蒂固。你这一点突 破,也就什么都突破了。

自性皈依其实就是明白自身嘛,为什么叫自性皈依?你自己知道你是谁,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生命状态,你最致命的是哪一点、妨碍你生命圆满的最致命的障碍。随之于修为,以后你们会很清楚。你这点不突破,一切都是空谈。当然,最终的目的他肯定会是什么,当还没有是什么的时候,你不能为什么,这就是禅宗。

我自己的原来的最致命的劣根是好为人师,真的,从四五岁开始,我就带着全班同学去跟人家打群架,两个村嘛,小孩打石仗,扔石头。有人说我们放学以后跟姓黄的去干架,我说行啊,要我参加,前提是我带你,听我的我就去,不听我的我是肯定不去的。从小就这样。然后我入了师门,其实我是老二,我不是老大,但是我想尽一切办法让老大的位置虚设,想尽一切办法道听途说知道今天要讲什么了,就去找师爷、找师叔啦,道听途说听一些,然后我心里有数了。回过头来师父还没教,我先教,我知道师兄他不懂的,只不过我早一点去道听途说来而已,然后我就先去教他了,把我师兄弄得一愣一愣的:“哎呀,我师弟修为确实是高。”其实狗屁都不是,骗他的,就是为了体现出你看我比你高一等吧?潜意识就抵制他这个师兄,你师兄你还得听我的。

我师兄呢,他是胎里素,从小就出家,他没有歪念的,而我有这个歪念,我说什么他就相信什么的。我教完他以后,在他心目当中,就是师弟修为比我好。其实他当时的修为就比我高得多,我明知道我的修为比他低得多,我也知道我是用这些歪门邪道去骗他的,为了让他认为我比他高,让他事事来问我,然后我自己就美得要死,好为人师嘛。我人为地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假相,除了我师父、我师叔知道我是什么料,师兄弟都被我的假相所蒙蔽了,都以为我真的很高级了。其实呢,我自己给自己虚构了一个光环去骗他们,他们也信以为真。

应该是到了18岁,快19岁了,那时就已经是,除了师父、师叔,那我是老三啊。我师父、师叔“这样行”,想尽一切办法扶,扶扶扶,扶得很高,然后到我18岁,那时我已经快要证道了,他抽手,“嘭”一下子把我摔得很死。有两次最重要的应机大法,行啊,他直接给我提到了罗汉堂总监坛。证法的时候,是由罗汉堂总监坛去宣法的,宣法时你要显瑞相的嘛,可我当时就没弄,我当时也知道最后要这样,但我还是贪图于这个名,贪图罗汉堂总监坛,还行,我师叔一看:“这样吧,师兄啊,我这般若总监坛还是让老二来,监助。”他们两个人一唱一和:“他也行,凭他的修为估计他也可以。”我也就把这个般若法坛的总监坛笑纳了。嘿,到了下个月,禅门五大宗系的宗师汇聚,我这个罗汉总监坛还好,为什么?我可以去骗我师兄出来,指定我师兄:“你跟他们怎么样怎么样”。我师兄认为我比他高,这块他绝对是不在话下的。可般若法坛那是谁都没办法的。然后罗汉堂我还真的派我师兄去了,其实那时候心里面已经打鼓了,一个晚上我都睡不着觉了,不知道要怎么死了。到了罗汉堂的时候,跟师兄说:“这次让你做了。”他很高兴:“多谢多谢,谢谢师弟。”他也跟着稽首,其实因为不是他做,我都做不了,露馅了。

到了第五天,那就般若法坛总监坛了,那我真的是一窍不通,我总不能像指挥我师兄那样去指挥我师叔吧?然后,那一晚上下半夜,下大雨嘛,我们那里有很多苦丁茶,是古树,你可以找到那老叶,老叶苦丁一吃你就拉肚子了。想想没办法,我只能拉肚子了(众笑)。正摘着苦丁茶,正想要吃,就被逮到了,“你想干什么?”“没有啊,我采苦丁茶。”“你采苦丁茶?那些大德都在等你,你还不去?”押着去了。然后就开始坐在那里,那是在一个法船里,坐在至高无上的法座,我师父就没出来,你们师爷没出来,他就在躲后面看我洋相怎么出了。师叔在旁边,他亲任维诺。起完第一起更鼓,我没话可说,起完第二起更鼓,我还是没话可说,起完第三起,那些大德就骚动了,那就不行了,快过时辰了,你还怎么着?我师叔说:“怎么样啊?行不行啊?不行的话,那你就说说你不行吧,然后为什么不行。”

你看啊,那么多的高僧大德,我苦苦建立起来的威信啊(众笑),然后要自己承认自己造假,那可真是想自杀的心都有了。 已经习惯了,自己已经把气球吹上去,自认为我就会飞了,其实会摔死的,而且假相把自己都给骗了。当时要我去面对这个现实,那真是很惨,真的是很痛苦很痛苦的。第四更以后,第一,你要面对整个禅宗五大宗系的宗师来忏悔,忏悔以后大家都知道你这个混球,你造假造得这么离谱,所谓在门外,名声就扫地啦,在门内,我就没办法面对我师兄了,他被我懵了整整10年时间。完了以后呢,还得受罚。三更已经过了,你没办法再硬撑了。我说着说着,声音像蚊子一样,说得自己都听不见,那种内心的煎熬,像当众被脱光衣服的感觉。下面还不依不饶,说了20分钟,“没听见!”再提高点声音,“还是没听见!”到最后豁出去了,我自己闭着眼睛,在那里就说了。说完以后,还要接受他们每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一通说,接下来就要受罚了,燃眉、穿肋、迁单,就是把你的眉毛烧掉,用剑脊从肋骨这边穿过这边,然后再迁单,迁单就是逐出师门。

我承认完了以后,才算是什么都无所谓了,什么都放下了,然后自己知道必死无疑了。燃眉、穿肋我能够承受得住,那一迁单,我肯定跳崖了,肯定不会把自己的生命留下的嘛。一切一切我自己所造的假相,今天破了,那我就什么也都不是了,也没办法面对师兄弟,没办法面对师父,没办法面对这些四方大德,没办法面对佛门众生,那只能自我了断了。全都放下了,很坦然也很欣然地接受了。

下来以后,在大雄宝殿接着就开坛,我就从第三殿一直爬进去的,到了大殿,一稽首,还没有跪下去,天机大理钟就“乓”一下放开了。我以前说过了,现在出来了,一霎那之间,我马上知道我是谁,师兄弟们都是谁,师父是谁,一下马上清楚了。那时候清清楚楚,真正把我最致命的那点劣根完全完戳穿了,把自己完全放下了,什么人性、什么佛性全都没了,不存在了。然后,这个头还没有磕下去,因为有个很大的……,平时动不了,只有每一代的衣钵,在那一天他才会……,把那个拿出来,里面就是,记载得非常非常清楚,曹洞正宗第三十二代什么什么。首先就是释者行武,接下来是俗名,父是谁,母是谁,出生在什么地方,什么年月日时,在什么情况下开悟。在当时一霎那间,我就明白原来我是什么,原来大家都是什么,然后我这个劣根性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这样,一切的一切,在刹那间三际就了了分明。

这是我自己揭我自己的伤疤来给你们看。我第一天,实际是第四更准备受罚,五更我证位,第二天早上坐床大典,就这样。其实你们没有我那么严重。到那时候他们就真真正正地行皈依礼了,五体投地皈依礼了,包括你们师爷,不过你们师爷和师叔他一低首正要磕下去,我就跳跑啦,就是这样。

弟子:那其实我们每个人破自己劣根性的时候,不管各种机缘,是不是也是无路可走了?

师:那也不一定啊,一个自觉度嘛。我可以很坦然地告诉你们,你们的劣根性我很清楚,非常非常清楚。当然,有时候我是帮你吹,帮你吹气球,到那个时候,我也会要捅破你的。但是呢,如果你自己捅破了更好,你就不会有最后一霎那的不想活了。

你们不要认为有劣根性就见不得人。你看,连我,你们的师父,也照样是有的,那你怎么样去面对它而已。这点你如果不突破的话,你们是出离了,但是你们没办法究竟。 因为要明白,初果,初地菩萨为什么说“闻声方救苦,临事可任运。”这两句话,其实就意味着你还不究竟,你还没圆。其实菩萨要八地才不退转,八地以下菩萨都会退转。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