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佛可求;无魔可斩

作 者: 吴泽恒 字体大小:

师:这里有一张字条提出一个问题:“末法时期,如何识别,就是破魔以及魔法?”什么叫魔?什么叫佛?我们现在来讲这个问题。佛与魔只在你自身的一念之中,这个世界没有一个绝对的佛,也没有一个绝对的魔。所以讲一句最了断的话:无佛可求,无魔可斩。佛在你心中,魔也在你心中。当你心中无佛的时候,就没有佛的存在;当你心中没有魔的时候,魔也不存在。所谓的魔与佛,只在你自己的一念之中,所以你对任何事情,如果是以自己的欲望、需求出发,那么你所产生出来的思想和手段即是心魔。当你面对任何事情,以清净无我或者是为一切众生,或者是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去考虑某一件事情和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那么你即是佛性的呈现,就这么简单。所谓“末法时期”和“正法时期”的分别,也在于人心的区别。当人类的发展规律趋于追求物质享受和感官快乐的时候,那么物质生活大大地提高,而精神极度地缺乏乃至于崩溃,没有信仰,就象行尸走肉,搞不好的话就象是禽兽一样,只有贪欲,没有慈悲,没有善良,这就是末法的呈现。所以末法不在于世尊开创佛法多少年以后,不,当然有间接关系,没有直接关系。所以刚才所讲就是说所谓的末法与正法,佛与魔都在你自己一念之间。当你能够把握住我刚才所提的这两点的时候,你就能够分别什么是佛,什么是魔。

学子:您在台湾讲“佛法与人生”的时候有这样一句话,就是您讲台湾佛教界走了十几年的弯路,华藏也走了一些弯路,我想我们每个人也应该总结一下。

师:在台湾做这场演讲之前,我已经在台湾的佛教界故意投进了“一块大石头”。因为现在香港和台湾的佛教界存在一种“形式佛教”,所谓“形式佛教”,大居士、大善人都是可以用钱买来的,而这个钱,不会管也不会去问是从哪儿而来,去杀人放火、去抢,他可以拿这笔钱去寺院里面为他的祖先、他的父母乃至于他自身去设一个什么长生灵位,在大寺院里面捐一些款他就可以获得大居士;并且佛教呢,他们在赶时髦。

记得我当时曾经去的那个阳明山,阳明山是台湾佛教界的圣地,有一个91岁的法师。我去的时候,他就跟我说:“大陆的佛教和台港的佛教有不同特色。台湾佛教,现在你看,全民都是佛教。”佛教事业如何如何地昌盛,他非常美地夸了半天,最后我讲了一句,我说:“你们是不务正业!”把这个老法师气得脸红脖子粗。他说:“我们是在弘扬佛法,你说我们不务正业?”我说:“是不务正业,你们老在一个旁门上打转。什么叫佛法?你们充其量是在弘扬一种佛文化,并且是歪曲的佛文化,就是有钱的佛文化而已,而并没有深究佛法的真谛。”在这个基础上,我就讲到一个,因为我在台湾曾经用我的一些方法,也做了一些事情,所以就讲到了正统佛法和非正统佛法,他们当时就说:“你说你是佛教徒,你又不出家,既然你不出家,那你的修为就肯定有限。你看我们这些出家的,一辈子出家的,修为就肯定比你好。”我说:“当然,这是绝对的。就是说你们念经的本领会比我好得多,但是在修持路上,它并没有长短之分。”因为法无上下嘛,哪有说你年纪大了你的修为就好,你年纪小你的修为就不好?完全在你的心念当中。

我当时也是想规范一下台湾的佛教界,我就说:“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在佛教的范围里面,采用任何一种方法来支持我们各自的立足点,我采取我的方法,你采取你的方法,那就包括了佛学的知识、规仪和神通。”我一提到神通他们就急了,他说:“正信不善神通,有神通,如显神通即是魔道。”是,在社会上,现在佛教界是有这些话的,就是说一个正信的佛教徒,不应该讲神通,不应该拥有神通,而拥有神通即是魔。我当时就是说:“好,请问,释迦牟尼他获得一切,获得正等正觉,具有五眼六通,他是佛还是魔?”第一句话他回答不出来,第二句话我说:“他的十大弟子、五百罗汉、三千揭谛,各个具有神通,各个起码具有罗汉果位,而罗汉果位必须有三十六应身,你看这三十六应身是不是神通?如果说有神通即是魔的话,那释迦牟尼就是大魔头。”所以在这个方法上,就在这一方面引起了一些分歧,在分歧的基础上,我就用那一次的演讲来讲明:什么样才是正信的佛法,应该怎么样去做才是真正的佛法。佛法是不是要在深山老林中局限于出家人的行列,还是应该到俗世当中去普度众生,融入、融汇到众生当中?是要走出世佛法,还是要走人世佛法?所以那一场演讲,完全是基于这些原因。

所以我所说的走了十几年的弯路,也是指我刚才所讲的佛教的发展。现在就不要说是一个修行十几、二十年,甚至修了一辈子的“高僧”,最后要不然就得了癌症死了,要不然就得肺结核死了,要不然就整天在那里哮喘怎么怎么的。如果我现在在这个台上,边讲话边喘气或者边咳嗽,然后看我病魔缠身,我来教你们强身健体,那岂不是笑话,对不对?所以,不能自度,哪能度人?佛法如此,每一个人都一样。当你不能自度的时候,你就没办法去度人。就像有一个小孩掉到水里一样,你不会游泳,你就没办法把他救起来,而最直接的方法是你在自度的同时你才能度人。你在路上看到一个乞丐非常可怜,你非常同情他,他没饭吃,你非常想去助他一臂之力,去给他一碗饭吃,但是你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根本不能去付之于行动。所以我提倡:自度才能度人。

同时,我也讲过一句:惩恶即是扬善。刚才所讲的这十几年的弯路是针对佛教的发展,因为现在我不宜讲得太多,讲得太多会有人“群起而攻之”了,骂我什么什么。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