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客体统一

发表时间: 1997-03-09
作 者: 吴泽恒 字体大小:

如果是在不同的时空,主体客体统一,测量者和被测量者统一起来;但是在不同的时空,是不是它的不变性是永恒?我们从体验的角度来说,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从强调宇宙全息的角度来说,我们把整个时空生命,即具有时空过程的我们都把它当作一个整体的生命。那实际上,生命整个的运转,或者生命作为某一个系统,生命里存在一个信息,存在一个精神。那么生命的三种体现:物质、能量、信息,假如我们提出的四个统一基础成立,假如我们把整个生命,从它的发生、发展,整个的运行规律进行统一,那么这个体验不变性,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空,取得了主体和客体的统一的情况下,它是不变的;而在另外一个时空,在不同的时空角度,它的不变性并不是永恒的,它不成立,它是变的。

所以,你测量也好,体验也好,它始终不在一个平衡态上,它随之于主体和客体在不同程度、在不同时空的统一,和不同能量场的统一,在这种物质能量与信息相沟通、相作用、相统一的基础上,得出它的不变性。那么反过来,在另外一个时空角度,它得出的不变性,和在另外一个时空角度得出的不变性是完全不同的。就取决一个从整体信息当中,我们讲这个宇宙全息,从整体的信息调整,或者是生命体也好,或者从宇宙的运行规律也好,我们站在一个整体统一的角度来说,它只在于任何一种测量和体验,得出了不变性。换句话说,是这个不变性的平衡态,它都是在主体和客体的统一之下,它才能得出它的不变性。

我们这个西方科学,其实他们认为主体和客体是分离的,他自己这么认为。但是,他如果是单纯把生命作为有机生命和无机生命,把生命分为精神与物质,在他这种对这个学科的认识体系,或者是以这个思维方法的延续之下,他本身已经主观性地把整体,客体存在的整体,他主观认识它是分离的。也就是说,从物质能量与信息的统一的角度来讲,或者是主体和客体的统一的角度来讲,其实从客观的方法也好,主观的方法也好,任何一个只要他单一存在,在时空过程中他存在的任何一个事物,包括任何一个物体,他本身就是统一的,不是分离的;它本身固有的,从客观上他是统一的,从主体上它更应该是统一的;从测量和体验本身,两者都是统一的,只不过他们认为,把本来统一的规律,认为是分离的规律。

如果测量的不变性,如果是站在一个主体和客体真正的去分离开,那它的不变性永远不成立,永远不存在。首先第一个,测量者和被测量者两者以他们的想法来分离开,然后在测量对象当中,在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角度来分离,所得出的就完全不一样。他可以说,今天测测,明天测测,这个时候和那个时候都不具有重复性。

当他如果是站在一个主体、客体,从小系统的统一到大系统的统一,然后进入到一个物质、能量、信息相沟通、相作用、相统一这么一个角度,他只不过是在就某一个系统、就某一件事情、就某一个测量方法、就某一个时空角度,得出的适应于这一方面的不变性;在另外一个时空,或者另外一个角度,在另外一种信息能量相沟通、相作用、相统一的情况下,得出的不变性,适应于这一方面的不变性。那么他这两者之间又是统一的。

好象我们在这个科学认识里面,实际上,不管是西方的测量不变性,或者是我们东方的体验不变性,如果离开这一点,两方面都不能自圆其说,没办法去说清楚它的普遍性,因为他不能自圆其说。只有我们在这个原理之下,主体与客体的信息能量相沟通、相作用、相统一,以这个原理来解释,那就是科学家也好,东方也好,西方也好,我认为他很难驳得倒。

精神错乱者,他得出的幻觉,和所谓思维正常的,可能思维正常的没有幻觉,但他也会有幻觉,为什么呢?他两者是分离的,他不等同于他,两个主体是分离的。那么如果在一个角度,你在同一个物体,让一个精神错乱者去看,他得出的结论是这样;让一个正常人去看,得出的结论是不一样。那就更能说明我们刚才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主体和客体的信息能量没有达到相沟通、相作用、相统一,那在医学如果你有办法把另外一个正常人搞成和那个神经错乱的人的思维模式一样,他同样能够得出同样一个幻觉。那同样,你如果能够把一个神经错乱者的思维系统调整到正常状态,那么他也同样看得见。

“八功德水”其实它就是一杯自来水、白水。就是说,任何一个人喝起来,得出来的味道,在同一个意念状态之下品尝出来的味道是一样的。有两个可能性,第一,我可以使它成为一种在我们这个信息场之中的所有人的一种意念,同样一个意念场,喝起来得出的感觉是同样的,甜的、甘的,最后还有一点辣味;同时,我可以让任何人喝起来感觉味道不一样,其实它本来就是一杯白水。为什么你喝起来就不是一杯白水了呢?你们都喝过。那同样我还可以采取另外一种方法,让你在场的人喝起来感觉是一样的,在场外喝起来就是一杯白水,这就存在一个主体和客体信息能量相沟通、相作用和相统一。

那我们在学习班上,是不是也就是说众多的学员,我教给他一个同样的方法,让他看某一个人的光柱,得出来的答案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有一个统一的方法。首先是诸多的客体已经统一了,然后这个主体本身它是不变性的,因为它在这个时空角度它是不变的,可能换在另外一个时空角度那就变了,那么在这个基础之下,在这个原理之下,它得出的答案可以说它是不变性的。那也许这个主体,它站在这个位置和站在其他位置,我们这个客体用一个同样的方法去对它进行测量,由于它时空角度的变化,测量出来和你刚才测量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它的不变性就不成立,可以取决于在主客体之间的信息能量相作用。

归来归去,讲到最后,本来就是,世界本原它就是一个统一场。我们在讲宇宙信息论的时候,它就是一个统一场。不管你人为地把它分开,把精神与物质分开,把主体与客体去分离,把人与自然去分离,尽管你从主观上把它分离,但其实它客观是统一的,只不过你主观把它分离,它本来它是统一体。

在我们这个科学定义里面,已经规范了,无论你从测量不变性也好,从体验不变性也好,从主观上、从客观上,也包括我们面对任何一个学科,只要以这个原理去说明、去讲,他就很难驳倒我们。

那你如果是主观地把主客体分离,就象说生命的定义,是蛋白质的,是什么的,每个学科得出的定义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研究的所谓人体科学,你用不同的仪器测量出来,是不同的结果,它本身已经存在主体和客体,本身已经人为地分离了。

“八功德水”,你如果针对一个濒临病危的病人去用,它的结果是一个;如果现在是旱灾,你想让它下一场雨,它得出的结果是另外一个结果。而这个水就是水,它没变,只不过它在不同的时空角度它改变了,所以它并不是永恒不变性。

这一杯水,用西方科学测量不变性定律,你要他测出来的时候,你同样拿一杯自来水过来,只不过这个自来水通过我们一想,我们信息能量的处理加工,那么,他测量出来的分子结构绝对就不是自来水的分子结构,那你如果这一点统一不了的话,那你就吵架吧,吵三辈子都没办法吵清楚。

那如果我们不以这个原理去解释,你现在是西方,我是测量不变性,东方我是体验不变性,就小小的这么一杯水,我们就可以把现代科学搅得一塌糊涂:“你说清楚吧。”那就打架了,几个世纪就会打下去。所以,这四个统一本身它客观上是统一的,只不过我们是规范,让人们从主观上去认识它的统一性,不要从主观上去把客观的统一性分离、对立。

我搞了一个实验,什么试验?鸭子讲话。有二十几个遗传学的专家,用他那一套来研究,我说你就是研究死了,再研究死了,也没办法研究出它的原理,因为他那一套根本就没办法来解释我这一套。原因何在?他没办法接受主体和客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产生它本质性的变化,或者主体、客体之间的信息能量相互作用以后,产生主体或客体本质性的变化,他不接受。然后就按照他那一套,你去研究吧,这是一个思维模式的问题。那他给你来一句:“是不是通过你的方法,所有的鸭子都会说话?”我说:“是,可以。”那么你先把他的道理,用你那一套遗传学的角度把它讲清楚,那他讲出来一大套,他讲一天,你讲一句一捅就完。为什么?因为他客观上的统一,主观上把它分离,所以他不承认客体对主体的作用,鸭子就是鸭子,人就是人,两者是遗传基因是不同的,那么他就不承认我对鸭子的作用,到最后,我拿一个最直接的方式:“是不是鸭子就是鸭子,我是我,两者是对立的?”他说:“是。”好,鸭子拿起来,抓起来,那这是统一的还是对立的?我能不能去作用这个鸭子?当我这个主体和客体相作用的时候,是不是使得它本质的变化,还不是一般变化,起到主体客体本质性的变化?好,我作为一个客体,把鸭子作为主体,把鸭子分离。分离后,一下子把鸭子的脖子扭断了,你看我能不能去作用它?反之,在不同的角度,它又能够作用我。它能作用我的原因,我一个人,在不同的时空,我在海里,可能我不会游泳,半个小时就把我淹死,那这个时候,鸭子反过来它能够作用我,它为主体,我作为客体,在它那个时空角度,它作用我,在这个时空角度,我作用它。那么,两者的相互作用,信息能量的相沟通、相作用、相统一,可以产生主体、客体两者本质性的变化。

而如果这个问题我们不把它弄清楚,现代科学发展的模式,包括现在我们人类社会所建立起来的宇宙观、人生观,如果不把宇宙客观的统一性和它的统一规律搞清楚,你在现实中随便拿一个实例,所谓的超乎于现在科学体系的范畴,或是你随便举出一个例子,他都没办法解释,任何一个学科都没办法解释。

现在所建立起来的种种体系也好,科学发展也好,是不是天衣无缝?那本质性问题不把它搞清楚,老是在客观主观,然后局部整体、局部整体,还是在外围使劲的绕,绕来绕去,本质问题还没办法解决。那可能接近,可能从小系统到大系统的这个统一,或者是众多系统的统一,但是他始终没办法达到一个整体的统一。我想我们从对这个生命的研究,包括我们在教学,还是主要把握这一方面。当抓住这个原理以后,很多,任何一个学科,提出一个什么样的定义,都可以去解释。

你只有抓住它的原理,它的根本性,到最后我医学,你物理,找出医学和物理这两个系统的统一,那只在你把握了主体和客体的统一规律,你和我作为主体和客体两个学科,寻找出两个学科的统一规律,而这两个学科的结合,就是医学和物理的结合,得出来的就是主体和客体本质性的变化,那绝对不是物理,也绝对不是医学了,主客体都起到本质性的变化。

主观上把事物的规律去统一起来,到今天我们中国绝对没有那个机会赶上人家,赶不上的,在人家后面跑。如果我们现在想尽一切办法,用西方的东西来否定我们自己东方的东西,得到的是,任何一个学科,大多数的科学家引经据点,用西方的科技模式来否定我们东方的这一切,走到这个民族都不存在了。

如果和自然的相对应,好象一个天体运行要学,地理、地质结构他要懂,他就是两个学科的科学家了。抓住我们的根本点,对那些讲理的,你就跟他不讲理;对不讲理的,你就跟他讲理。

主客体统一原理,任何一个学科都没办法反驳,最多装哑巴。

[1997年3月9日于北京,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