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水”

“一滴水”

2011年4月22日

众:师父好!

师:你们还在那里熬夜,不睡觉呀?

昭谨:这一辟谷,熬出精神来了。

师:那肯定的。

昭谨:我今天第八天了,明天第九天。

师:第九天结束。

昭谨:哲隐遵命。

师:好了今天晚上讲一滴水的卦,大家都理解了没有?现在已经是快四点半啦。今天晚上我就不讲什么了呀,大家都已经天天晚上就这么熬,恐怕有些人受不了。你们可以讨论讨论,然后我在这里听一听。半个小时,咱们就睡觉啊。

好了:师父,刚才我给大家讲了讲昨天晚上给 “一滴水”断那个身体的问题,给大伙都讲了讲前面的,就是有一点,大伙一直在讨论这个,怎么就是这个九十三岁?这个就讨论不清了,就是渴望——

师:九十三岁哪一年呀?你现在有没有算出来?

好了:师父,午年的子月吗?

师:你看一看子年吧,我可能打错了,是子年午月。午年子月是她的登圣域的时候。你看子年她是不是九十三岁呀?

惟钧:对,子年九十三岁,没错。

师:子年是不是冲克她的世爻呀?那样的话,应该是我那天打错了,打成了午年子月,是子年午月。午年子月是给她延了六年,延到了九十九岁。子年是不是她刚好是九十三岁呀?

一滴水:师父,就是不知道是怎么算的?

师:这很容易的嘛,怎么会不知道怎么算呢?首先一个,你这个六十甲子就已经是完成了一个甲子,六十年啦,对不对?

一滴水:后面是从甲子再开始数吗?

师:六十年后的从卯年开始算起嘛,再算三十三年,本身就是再算三个旬,三个旬就是三十六年嘛。三十六年以后,有三个,就是六个空亡,其中填了三个,那就剩下三十三嘛,那就是三十三年嘛,算下来刚好就是九十三岁,九十三岁刚好就是子年午月。

好了:师父,您说的这个空亡是旬空吧?

师:是呀,是旬空。

好了:哦,用的是旬空。刚才渴望跟我私聊,他说是旬空,他说是子年午月,他说用的是旬空。

师:是子年午月,应该是我昨天打成了午年子月。午年子月也是的!

好了:噢。

师:你看,这个子年午月她刚好是,第一个,她的世爻既冲又克,然后呢,午月临用神。如果是冲克的话,用神空,用神入墓,那倒是没事,但是她临用神的时候,冲克那就是直接就见效了。然后呢,从伏藏当中可以去类化出伏藏,伏藏当中她有这个中宫,中宫里面呢,她的四爻坐在中宫,中宫那是至尊宫,这个时候就延纪一半,一纪十二年,延纪一半,延六年。

这个下一步再慢慢跟你们讲了,我这么一说你稍微理解,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理解完了以后,你再来跟他们讲。

好了:还有,渴望跟我说,您断出她属虎的啦,就是心灯师已经看出她是属虎的了。他问我,你看出来她怎么属虎?我说是不是因为她的父母爻寅木,生她是父母嘛。

师:是呀,这不就是很明显的嘛。生她的四爻午火,那么生午火者,生午火者也就是父母爻,父母爻就是她的生年的属性嘛。要不然的话,我怎么能算出她九十三岁死呢?对不对?

好了:哦。

师:那她万一今年已经六十岁了,那我岂不要算到一百二十多岁呀?

好了:那所有的卦都是这个父母爻,就是它的属相吗?

师:那未必,看你断什么。反正啊,一个卦出来以后,他任何事情都可以在里面断出来的。

好了:看他断什么,他这会正是断他身命一样,他就是这个了。而且特别这一卦,因为她在这之前问了我一下,在那天下午,就是这一卦里,大家感觉这是全息的,就是说她现在午火变成子孙未土,在巽宫,她正是为给孩子跑学校的事,一滴水正是在做这件事,她的现状其实也反映了。

师:一个卦当中,她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反映在那里面的,包括你可以算出她的父母兄弟姐妹,算出她的丈夫,算出她的子女。什么都可以在这里面,因为全息嘛,已经都包含在这里面。

好了:唉呀,这太神奇了!大家记着,刚才师父说这个,就是说,不一定就是见父母爻就是他属什么的。你得听他问什么,如果他问你看我的运怎么样?你看我身体,都包括他身命这些事,一般父母爻就是他的属相,断身命嘛,你活多大嘛,那肯定他的父母爻就是他的属相。

师:对的。

好了:这以后在《黄金策》里有身命章。今天看看《黄金策》后边断的非常详细。

一滴水:师父,刚才是按照一爻,卦本身里面的那个一爻父母爻为寅木,这样来断的一个属相,是吧?

师:对呀。

一滴水:哦,没有另外去推的?

师:不需要,因为这个已经很明显了嘛,就不需要从其他推了。

好了:其实这卦还揭示了一个什么呢?揭示了一个占断先机,这是师父让我,你看看“一滴水”,“一”是乾,坎是“水”,天水讼卦。揭示了一个占断先机,就是咱们平常,想知道这个人,他是什么状况,这不也能知道嘛?当时是师父指定我,让我断的“一滴水”,那要断别人,不也是一样吗?咱们看看谁谁怎么样?他不也是一样嘛。

师:其实更直接一点的话,你根本就不用起卦,我已经说,我就让你用“一滴水”断,就够了。

好了:是。我刚才跟大家讲了,我说师父让我揭“一滴水”,我六点多钟躺下了,我想的,咳,一滴水的身体状况,那不是心脏有点小毛病嘛,因为是一滴的水,来克了这个心脏午火了,这不直接就是她的心脏有那么一点小问题嘛。

师:哈,好了大有长进呀,不错不错。

好了:我忽然躺下睡觉的时候,唉呀,我说我笨蛋哪,一滴水。

师:当时就让你直接用“一滴水”断。

好了:结果呢,我给起出来一个卦。我起出来卦,我们这不又多学了不少嘛。这一个卦出来之后,大家这一天都惦记这一个卦呢,晚上都睡不着觉了。现在学习,大家这个劲头挺好的,大家这情绪也都上来了,慢慢地卦也会起了,也都想断卦,到现在还有八十多人在里面,这真挺好。

师:好了,你刚才说的渴望啊,看看,你觉得渴望的水平怎么样?

好了:我觉得水平,有些东西我不知道的,看看他应该是学了不少宗门的,比如说旬空呀,刚才他还说一个什么鼎卦呀,还打出一行“子研卦,子蒙至尊接引出家六载而登果位。”我就是那么看的,觉得他也学了很多了。但是有些事没看明白,他说的话没看明白,也没起卦。

师:你可以跟他相互探讨的。

好了:嗯,我跟他聊了。他问我学没学过“子平术”,我说我学过一点儿,但是也都是这个俗世间这些大路货,宗门的这个“子平”我也不大知道。

师:好呀,现在在线的有谁没睡觉的?给朵花吧。

学子:都没睡哪。

师:好家伙,那么多人猫着不说话啊。

学子:师父,我在哪。

和周:都在听着呢。师父,我在黙黙地起一卦,在算着呢,还真是神着呢,师父。

师:噢,算到师父今晚有没有喝粥?

和周:哈哈哈,师父喝粥。师父,这个算——

师:云中的哪吒,你们这么晚了——

和周:师父,没事,您放心。我正在给我女儿算了一卦,结果变了以后呢和一滴水一样,世爻在五爻,是未土,那生未土不就是午火嘛,那正好我就是属午马的。还正好是这样,我自己正在起一卦试着呢。师父,还有点成绩呀。

师:嗯。

好了:师父,今天我们这个聚义厅是第一天开张,这人气挺旺的。

师:我去了以后,你们差不多就讲完了,我一去以后听了两句以后,你们就开始回向。

好了:那个时候,晚上就是一百多人,今天晚上好家伙,八十多人。

师:好了的生意不错呀。大家就睡吧,想睡觉的就赶紧去睡觉去,那些夜猫,明天不用上班的可以随意。我刚刚是喝了几两酒,所以有点晕晕乎乎的,我也想睡觉去了。

众:师父,再见!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