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 病

断 病

2011年3月29日

师:这个月的辟谷济善提前吧,大家帮帮忙!

岚山:师父放心,我们都会尽力的。

惟钧:素兰,说说这个孩子的情况。

素兰:我说一下,大家还记得那个熙熙吧?前天,熙熙妈妈有发心想了解华藏,就到我家里来了。还有几个学子,就一块儿聊了聊。我就教了她辟谷秘要和三花聚顶,后来我就问她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她说,她觉得我们这些人都非常的好,非常愿意帮助别人,她也想成为这样的人。说这个的时候,就提到了然然这个孩子,说他家里特别困难,希望能有一些帮助。后来我就去了然然父母的家里,大致的情况我博客上也贴了。他们家是沈阳农村的,家里情况特别困难,辗转反侧来到上海,基本上属于身无分文,连下一个疗程的费用也没有。在网上也建了几个群,但是也起不到作用,也没有几个人捐款,总是那么几个人在捐。所以博客上也写了,他们靠自己献血来维持。现在关于血证有个规定,就是说非直系亲属不能捐血。他知道的,已经有个孩子没赶上输血小板死的。大家知道吧,化疗时把整个身体的细胞都杀光,还要靠身体的免疫力再恢复身体的各项指标,这时候血小板就会降到很低,血小板不能及时输的话,就会造成大出血,很危险。可能为了避免贩血吧,所以有这么一个规定。他们俩就每个月去献,献了以后,有一个血证的话,就可以优先的输血,每献一次血就可以返回480块钱。这样,俩人每月献了就可以拿到960块钱。由于经济的情况和每个月献血,然然她妈妈已经贫血,不能再献了。但她也舍不得补,钱也想省下来。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挺困难的。我说完了。

惟钧:素兰做的这件事,我觉得挺好,我们全力去做。

素兰:我也是刚听师父说,这个月辟谷提前是吧?

师:不是,是济善提前。咱们每个月都有辟谷济善的捐款的嘛,那么大家也无妨先预支吧。反正,我肯定是会说一声——“跟我上!”

岚山:师父,我们上就行了。

师:那不行的,凡是师父倡导的事,肯定是要第一个做的。

学子:那沈阳的同修肯定责无旁贷,一起上!

素兰:师父,我想问一下,因为今天跟他们聊的时候也发现这些情况,包括熙熙也存在这个情况。今天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他停了一个月的化疗,他身体的状态其实非常好,包括那天跟熙熙的妈妈也聊到这个问题,熙熙现在其实很多症状并不是白血病引起的,反而是化疗引起的后遗症,包括熙熙的现在的心脏比正常的要大。这种情况,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呢?

师:会有办法的。

素兰:谢谢师父。

师:大家先解决他们现在这个当下之急吧。至于说下一步的一些治疗方案,因为他们毕竟已经在医院了。在医院呢,就是一些常规治疗,咱们看能做到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最重要的还是看咱们对他的整个后续的治疗,和现在的直接的治疗干预。当然,全面介入呢,因为目前是比较棘手的,就是我遇到几例这样的情况,医院本身对自己的医疗效果也是很清楚的。

学子:钱汇给谁呢?

素兰:在我的博客上有一个账号的,我自己再贴一下。

惟钧:在这儿再贴一下吧。

素兰:现在医院的确就刚刚师父说的那个情况,我那天也跟他们提到,因为缺钱嘛,中医呀,调整啊,第一次见面我也没提。他们说,他们也想过的,但是医院不同意。医院的意思就是说,化疗期间不能用其他任何的药。我觉得然然的父母,其实对化疗的效果是有困惑的。包括熙熙的并发症,医院对病人的态度。就前两天,一个14岁的女孩子等着输血小板,因为她的父母没有捐血小板,所以就要等医院配发的名额,那一天也没等到,那个女孩就没了。医院也不给输,就是因为血小板过低引发大出血。他们对这个心里也是挺寒冷的,包括他们自己也是,上次也就是缺1500块钱,医院就不给疗,不给化疗。后来就有一个网友发心,又打了1500块钱,医院才给治。

师:这叫什么医院呢?!

惟钧:素兰,这个孩子现在的费用大致需要怎么个情况呢?小孩需要费用,另外,他的父母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呢?租的房子,在哪个医院住?

素兰:他们在儿童医院附近的地方租了一个房子,跟人合租的,一个月要一千多块钱。那个房子我今天去看了,还挺不错的,那个小区也挺高档的。治疗的费用是这样的,如果一切特别正常,特别正常是指说没有任何的感染,也没有相关的并发症,也没有化疗过程中出现的异常的现象,他们现在已经是第四个疗程完了,要第五个疗程,剩下来的大概十几万的费用就够了。但是基本上来讲,在过程中都会有一些或轻或重的感染。如果感染的话,他还给我举了一个例子,上次熙熙由于那个化疗造成的心脏功能的损害,我认为后来就是一口气没上来,还好,那个孩子挺有灵性的,本来该回去,就住在医院里面,后来直接就送重症监护,几天功夫就花了几万块钱。而且然然他父母也讲了,其实他们自己很清楚,医院病友会交流嘛,有些人虽然化疗以后,癌细胞杀死了,但是整个心肺功能、肝肾功能都是损害得很厉害。有一些病友也说是,就是化疗结束了,来医院巩固的,也有人还是死了的,但那个死其实是由于他整个身体的免疫系统和整个机能的损害造成的。

惟钧:嗯,就是说他一个疗程就需要十万块钱,是吧?

素兰:不是一个疗程,而是剩下的那些疗程需要差不多十几万块钱。前面几个疗程,他们叫大疗,用的药量也特别大,药也比较贵。后面大概三到四个疗程,基本上,药量比较小,他们叫小疗。但是,化疗结束之后,还有定期的过来做一些后续的辅助跟踪和治疗,包括他一个月租房子,你看,他就要一千多块钱。然后,住院的费用,他们住的是比较差的病房,70块钱。如果住稍微好一点的,比如三人、两人病房,就要300块钱。他说上海这边的医院就很不错了,他们到北京和沈阳的话,医院收都不收,跟他们说只有5%的希望,连收都不收,好歹上海这边还算收下了。医生也跟他们说,对于我们医生来说的话,哪怕你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只要孩子有气,我们也不会跟你说放弃治疗。但结果的话,他们也不保证的,但你只要有钱,我就给你治。

师:有钱没气也会治的。

惟钧:医院里面,孩子老是这种化疗也好,我不知道现场的情况,生命质量根本就谈不上了,是吧?

素兰:基本上没有什么生命的质量,他们平时连门都不敢出,最多偶尔到楼下晒晒太阳,怕感染嘛。他们很想跟我聊,后来我才明白,他们基本上见不到人的,见到也就是那些病友,他们也不愿意老聊。就感觉他们就跟人正常的交往都没有的,因为就怕孩子会感染嘛。

惟钧:这种情况来讲,不可能接出来住吗?

素兰:他们现在是住在家里。一个疗程结束以后就会让你养身体,得把身体的各项指标恢复到一个正常的水平线以后再去化疗,所以他们也很心疼的。因为我看那个孩子特别好,真的我感觉师父很慈悲的,我开始去的时候,那个孩子走来走去的,但那个脸色挺差的,整个小脸唰唰白。因为化疗,那个头发眉目都没有了。我们聊天的时候,我就把毗盧心咒的金卡给然然他妈妈,也教她持毗盧心咒。过了十几二十分钟,我都没发现,然然他妈妈发现的,那个孩子的脸上特别红润。从一开始还说,是不是发烧了,一摸,他温度都特别正常。一直到我走的时候,那孩子的脸色都特别的好。

惟钧:感谢师父!

素兰:师父真是慈悲。

学子:素兰,那孩子是男孩女孩?

素兰:是男孩,十九个月。他们特别不容易,这个母亲是RH阴性,她就很难怀孕的,所以结婚就找了个离婚了的有孩子的人,因为医生说流产的概率特别高。但没想到结婚后就怀了这个孩子,做母亲的就特别高兴。没想到八个月的时候就查出来了这个白血病。所以那个母亲的精神状态更差一些,说的时候动不动就哭。

学子:素兰,那个孩子会说话了吧?

素兰:要发声,但也没有说话,还挺活泼的。

学子: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她得乳腺癌做手术了。等她做完手术8个月的时候,医生告诉她转移了,她也是做放疗化疗,头发什么的都没有了。到我这里来以后,我就告诉她念华藏赞,她就每天念,每天输液的时候,天天念,结果她的指标就特别正常。大夫就奇怪,说你怎么就这么正常呢?别人指标都不正常。她说,我天天念咒。医生就不相信。有几个病友也是,她没事就教,也有个别人跟她学的。过几年之后,她的精神状态特别的好,医生就奇怪,说你的那个是不是错了?是不是检查的时候弄错了。后来她放疗、化疗也是做了好多期,最后的时候她就不再做了,她就天天念华藏赞。所以我觉得那孩子要是会说话的话,把这个教给家里边的人,让他们给他念,让他自己念。我觉得这个肯定对他是有帮助的。

素兰:我今天去的时候,因为第一天见面,我就给他那个毗盧心咒,我想那个比较好持,让他妈妈每天就持。一个是对孩子能有一个回向,另外对她母亲本身的那个身体也是能有回向的。他母亲的身体已经很差了,因为她还在喂奶,哺乳期还在,营养也很不良,也不舍得买点吃的。所以就给她心咒。

惟钧:我觉得可以和孩子的母亲多聊一聊,让他们对生活能有一个坚定的、正确的一个看法。这样的话,咱们接触起来可能更加好一些。

素兰:是呀,我想一步一步地,我想今天第一次建立一个关系,也没说太多。就聊了一些生活。反正离我也挺近的,我可以常常接触接触。就象熙熙妈妈也是这样的,开始的时候也是有一些疑惑,现在自己都要发心要修持,那天在我们家和学子一块儿打了个坐“三花聚顶”,前后我算了一下一共有七、八个月的时间了。

惟钧:对。先把他这个生活困难解决一下。多跟她聊聊,建立这种信任,或者说她这种心态呀,或者是意识的转变,咱们就好切入进去,是吧?

师:咱们这样吧。咱们先解决一下他这个现有的燃眉之急。然后,至于一些其他的治疗方法呢,我们暂时可以不直接介入。你们也知道一些具体的方法,你们也知道怎么做。我这边,我也会在关注。咱们应该是尽量去做。

学子:请问一下师父,我们辟谷期是不是要提前啊?

师:没有,辟谷没有提前。咱们不是辟谷济善嘛。

学子:哦,济善提前啊?

师:对呀,就是嘛。哦?今晚好像没发现好了哦。

惟钧:还没上来呢。

师:本来还想让他就这个然然,让他实习一下的呢。

惟钧:打个招呼吧,好了。

好了:师父好!刚刚洗好澡。今天我看了一天师父昨天那个卦,消化消化。这节课我备的应该说大家都能够满意,因为落了一个卦象课。

师:好了,给这个孩子占上一卦吧。

好了:好,师父。我起个山地剥卦。

师:嗯,跟大家说说。

好了:山地剥卦,五爻持世,乾宫的山地剥。今天是辛卯年辛卯月癸未日的甲寅时。三爻变,变六冲,都克,未土午,辰巳空,三爻变。师父,我这个卦起完了。子孙持世,官鬼逢空,应爻化回头克,卯木财爻化回头克。但是今天癸未日,这卯木是山地剥卦。

师:如何?吉凶如何?

好了:是占病吗?这是看一个人的病吗?

师:对呀,看一个十几个月大左右的小男孩的病。

好了:要按占病说,官鬼近病逢空,可不好治。近病逢空,这个元神卯木化回头克,这个病很难治的。

师:嗯,很难治。

好了:不过子孙持世,子孙持世如果说三爻变的话,虽然说是子孙持世,但是子水在卯月、在日上、在时上全都是休囚,应该说吃药也管不多大用的。而且财爻发动,近病逢空啊,这个应该是不好治。我看看啊,但是还不至于这么忽然就不行了。因为如果看应爻、看世爻的话,应爻旺,又是小孩,世爻旺相最为强。虽然说是化回头克,但是又是子孙持世,暂时还不要紧。哎呀,这两个都空啊,这世爻也是空的,时上子水也是空的,这病应该没救了,是不是治不了了?

师:嗯,这个卦象是这样的。

好了:治不了了。

师:看看有没有转机?

好了:哎呀,转机?说是巳火逢空的时候,可是逢空,这个转机——,子水也逢空,官鬼也逢空,近病的话这都不好了。

师:嗯

好了:这都不好啊。要说有一点点转机呢,也就是元神这个财爻、官鬼财爻化兄弟回头克,这还算是一点转机。

师:天喜星有没有出现?

好了:天喜星,子丑寅卯辰巳午未,天喜星要是按照日干的天喜星,是在寅木。

师:是的。

好了:这还有一个艮,有一个天喜,有一个月德,嗯,这就说到北方来治,是不是还有点转机?师父,它这个鬼是落在了巳火上,巳火呢,那就应该一是心脏,一个是火也有血液吧?

师:完全正确。由血液引起,现在是心脏肥大,心肌受损。然后你看那个象当中呢,是剥化损。

好了:他问题剥卦,它化六冲啊。

师:对呀,化六冲啊,而且他最怕就是冲啊。

好了:因为病重,

师:对呀。

好了:所以不好治啊。

师:有一线的生机,就是逢月德逢天喜,有一线的生机,但是他还是空。

好了:嗯。

师:是的。你的——,呵,不错,大有长进。

好了:说实话,师父,以前我真不会断病。就这两卦之后,我自己知道了怎么断病,而且您说的这个方法非常准确。师父,象这种卦这是不是也可以起复卦呢?

师:是啊。他的生机,在复卦里面才能呈现他的生机啊。

好了:就是可以起复卦了呵?

师:对,复卦里面呈现出生机。但是他的本卦,包括本卦和变卦两个象,都是很危险的象。

好了:嗯,本卦变卦,变卦六冲。

师:对呀,你看现在他已经是剥到损了。所以,首先从这个象,卦不离象嘛,从这个象上,他的本卦首先从这个卦象来说,已经可以断定,他现在是血液和心脏已经到了极端的垂危的阶段。但是,昨天呢,他又逢贵,又有一线的转机。所以,你装这个卦也是装得非常地准确的。

好了:我就奇怪在这儿呢,师父。为什么这样装挂,您说的这个装挂它非常准确呀。

师:是啊,这就叫“神而通之”嘛。我们刚才正在群里面发起给他捐款,所以,咱们这个月的济善提前,辟谷是如期。

好了:师父,这个复卦还看他这个世爻、应爻吗?

师:复卦不用了,复卦你看这个元神就行了,元神用神。复卦,因为他现在是占病嘛,你看复卦,一个是这个用神不入墓,那个元神不遭克,但他这个元神受克啊,也没有——。你看看。

好了:是呀,他元神遭克呀。

师:是啊。所以呢,占病最怕就是元神遭克嘛。他就等于是,其实你断任何事,元神遭克,那就等于是无根。

好了:哦,而且他复卦里头的元神不现啊。

师:元神不现,但是元神伏藏,你看它伏藏在哪里啊?

好了:哦,还藏在卯木,这个元神、财爻,还生在官鬼边上呢。

师:呵,就是啊。所以他是这个飞神又冲不起,所以他形成了自损。

好了:哎呀,这是一种消耗的病例,因为,子孙亥水还持着世。

师:是啊。

好了:官鬼还旺,但子孙又弱。要说子孙持世是无忧,还暂时不要紧,他是一种耗损、损耗。也许到了火月的时候,哦,因为今天是个癸未日,癸未日和复卦的戊未它又和出来。师父,这个飞神和走了之后,这个伏神能不能出来呀?

师:出不来呀。

好了:还是出不来呀?

师:因为他飞神被和住了嘛。

好了:啊,飞神他应该冲开才好,是吧?

师:对呀。

好了:“飞不冲开亦枉然”嘛。

师:对呀,呵呵,飞神被和了。

好了:最麻烦是这个“父动当头克子孙”。复卦里头的四爻、父母丑土和日令他还暗动啊。

师:嗯,对。

好了:“父动当头克子孙,病人无药主昏沉。”师父,这种咱们能想出招儿来吗?

师:这个卦象,卦是术嘛。但是它这个生化,生克、制化,这个是易,易本身它就是个定数。但是呢,易它不能够生造化,就是他这个整个象上来看,你看到他的这个,就已经是那样了。

好了:不行了。

师:对。元神你再变出来,再组成了复卦,元神伏藏,飞神被合,那么就是元神它是出不来的,也就是元神等于是伏藏,等于是没有。那么,在这个时候那就是再造化了,那就体现出一个再造化的意思了。

师:嗯,你们继续啊,我有事情啦,我要先退了。

好了:好,好,师父。谢谢师父!

大家听懂这卦了没有?惟钧?

惟钧:没太听懂。听师父给你讲挺带劲儿的。

学子:那个卦上写着这个结果吗,还是你算出来的,推断出来的?

好了:我跟你说,这个水平,我教给谁谁会。这是在咱们纳甲里面非常简单的一卦。我说呀,大家对卦象了解了,然后呢,山地剥,你看啊,惟钧贴出来这个了。

 

惟钧

:把这个山地剥贴出来,是这样吧?

好了:对呀,山地剥,你这个卦起对了。跟大家讲讲啊,给大家讲讲什么呢,为什么是子水逢空?师父把几个,月、日、时的空亡他都算,我现在发现都算。你看甲寅,寅时的子水是不是空啊?大家看,就按师父教的空亡,惟钧,你用这个空亡。

惟钧:寅的就是子丑空嘛。

好了:对呀,子水的空亡,时上的空亡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奇门和周易里有一句话,取年不如取月,取月不如取日,取日不如取时。这个时,也就说这个点浓缩的,这个如果是空亡的话特别不好。一是子水空,你看日上的,午未是不是辰巳空啊?

惟钧:对呀。

好了:其实我跟你一说,这个卦你就会了。日上官鬼辰巳空。记住一个概念,近病逢空即死。近病,就是师父说的这个近,眼前的这个病,它就空啊,空了你就制不住它呀。这个概念你知道了吗,辉春?

惟钧:今天听他们说了一下啊。你说吧,老兄,大家都听着啊。

好了:我说的关键的地方你记住,就是近病,如果官鬼是空的,这个病不好治。你就牢记这一点,近病官鬼逢空即死。

学子:从哪儿看出是逢空呢?

好了:癸未日是不是辰巳空啊?今天是癸未日啊,明白了没有?

惟钧:明白了。

好了:这个巳火又逢空,子孙也逢空,这不麻烦了吗?所以说这个病不好治。辉春你再看看,这个上卦是不是艮呢?

惟钧:对,艮。

好了:艮为东北吧,方位;下卦是不是坤啊?坤是西南。这两个卦是冲的,这也叫六冲。从象上它冲了,所以说这个病是反复地迁变,它冲嘛,它来回来去,冲乃反复也。你看刚才我得到师父的验证的,就是从风水上调整。而且今天我的收获呢,师父又教我了。

惟钧:哦,这么回事儿。

好了:哎,这个刚才我忘了跟师父说了,六爻是神爻,尽管也在欲界呀,但是咱们介入了。

辅明:好了老师,我看了一些前面的,其中有一个词叫“复卦”,是互相的互呢,还是复杂的复呢?

好了:是光复的复,复习的复。

辅明:复习的复。好,那它和互卦有什么区别呢?

好了:但是现在师父没教那个复卦。为什么没让大伙学呢?我现在才明白,师父为什么一开始让咱们学河图洛书?不会河图洛书,你起不出这个复卦来,明白了吗?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发表评论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