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神

用 神

22011年3月11日 YY群聊选

好了:这些日子我起了几卦,我一看,师父教我的这个“京房纳甲”真是非常准确,所以说现在有很多人贪大,上来就想学“奇门”啊,“大六壬”哪,其实那些东西学不好的话,还不如这个呢。师父也说过,这个管欲界,欲界里边的事儿拿这个基本上差不多都够用了,像“奇门”有很多东西,说一些策略、谋略,有时断吉凶的时候反而有点儿会出问题。先好好学这个吧,再说上师传的这个方法,绝对是可靠的。师父上来了。

师:好了,继续讲啊。

好了:哎,师父,刚才我有个感觉啊,就是说,京房纳甲断这个欲界的,就是民间这些身边的事儿啊,我感觉有的时候比奇门还准呢。
师:对啊,是比“奇门”还准,在欲界天的话,它是“二元三进”嘛,所以比“奇门”还准。

好了:我感觉大家学习的程度和速度还行,还都跟上了,我今天就想摸一下这情况,看看大家掌握了多少,还需要听哪些,基本上还都跟上了。因为装卦呢,大家也练了两天,装卦看来也不是问题了,什么空啊,这些问题,该解决的也都解决了,所以说周三我还按计划往前讲吧,如果这样讲的话,我觉得应该很快能讲完。

师:那也不一定。呵呵。

好了:呵呵,是,

师:看进度吧,他们现在是装卦,我看了一下,装卦是大多数都会装了,可是,断卦恐怕也不是说你一年半载就能够怎么样,而断卦它是无穷无尽的,学《周易》应该是没有毕业的时候的,包括我,现在我也可以说不断地在自习,不断地在学,所以说《周易》是没有毕业,就象我们修持佛法一样,是没有毕业的那一天。

所以呢,大家都有一定基础以后,可能这种形式会改变,会用一种另外的形式组织起来,然后不断的来,不断的改,相互之间的探讨,然后把卦例拿出来分析,这样你才能——

好了:我最近试了这么几卦,我这儿有记录,就您说的那个复卦特别准,呵呵,那次断那个考试,用复卦特准。

师:不用复卦的话,你只能是断吉凶,也就是断吉凶成败也就顶到头了。用复卦的话,就像你来到这里,我跟你说的,你可以算到这个人什么时候上厕所都可以的,呵呵。

好了:是,甚至不用复卦吉凶也做不到百分之百。

师:对,日常如果是运用得法的话,京房纳甲,吉凶是可以断准的。只不过他学的不如法,有些关键的东西呢,一般是不会用的,象这个六神临中宫,六神临空亡等等,人家都不用。

好了:师父,就不知道是六兽、六神的重要,还是说爻象之间的刑冲克害重要?

师:首先是卦身,以卦身来说,是卦身的重要,冲空相,在复卦当中找卦身。

好了:哦,首先是卦身

师:对,以卦身定吉凶。以六爻来断的话,如果卦身没出现,占事、断事通常可以断定这个事情还没有发生,也就是说,通常断六爻卦,如果这个卦身不出现,通常的断法是这个所占的事情还没有呈现出来,或者根本是没有。比如说,我以前在北京的时候,就曾经有国务院参事室某些人来试验,他是拿着一件根本就没有的事情,或者他自己杜撰的某些事情,这件事情是不存在的,然后他来让你占断。这个时候呢,你如果是不会用卦身的话,往往你就没有办法去分辨这个事情的真假;如果你会用卦身,你这个卦一装,卦身没出现。这是“三没”,没有伏藏,这个时候你就可以断定这个事情是没有的,第一时间你就完全可以否定,认为这个事情是杜撰的,是不可能有的,是胡说八道的。

当代易界很多人他没办法这样去断,就是说这个事情,你可以随便去找一个人去试,你随便捏造一件事情,你让他断,保证他也给你说得有声有色,其实那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那你如果知道卦身出现与不出现的关系,与六神临中宫和六神临本爻的关系,那你就能够断定这个事情是没有的,或者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或者是这个事情以后才会发生,哎,这个时候你就不会上当了。

再有,比如说某个人,我也曾经试过,也是在北京。他是拿一个人的事情,但是这个人其实已经去世了,那你这一卦,你一占起来以后,第一是这个卦身不出现,第二是用神入墓,第三呢,是这个墓冲不起来。当时我给他一巴掌。这个时候你就完全知道,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就可以以卦身和六神所临的这个位置来判断。

所以学易啊,不是说你按照书本上那就行了,你要不断不断地去触类旁通。为什么说这个二元三进?它只要是在欲界天,所用的,凡是有的,就是主动留下来的,那些东西它都是有用的,你不能够去忽略不计的。只不过是有些人他不懂用,他不知道怎么用,所以他忽略不计,他不用。其实呢,这些不会用的,正是最关键的!

好了:是是是,您一讲卦身我就明白了。但是现在世上流传的呢,没有人对卦身有什么阐述。

师:是的,多数就是,你会用就用,不会用就别用,以为这个卦身可有可无,其实卦身非常重要!我上次跟你说的,因为每个卦都会有卦身,在复卦当中,这个本卦没有卦身,在复卦当中你就可以找出卦身来,所以为什么要卦身呢?因为以这个卦身它出现与不出现断定这个事情有或者没有,断定这个事情是已经发生,还是将要发生,或者是还没有发生。或者是根本没有这件事情,你就是要以这个卦身来断定的。有时候可以说,装卦的时候不见得每个人都能够装得准,因为这个很简单,同一件事情不同人来装卦,他装出来是不同卦的,他不可能装出同一个卦来。对不对?

好了:嗯。

师:比如说现在咱们装一个卦,看哪个地方有地震。每一个人装出来的卦都会不一样,也就是说,它不可能是完全一样的一个卦,但是他所推断的结果可以是一样的结果。为什么呢?不同的卦,问同一件事情,可以得出同样的结果。下一步还要断卦,这个装卦,装卦也不是说随意就能够装的。比如说现在,现在他们会装卦了,其实严格说来他们都不会装卦。装卦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一种什么样的仪轨、什么样的心态,它这个一一都有讲究,这个你自己应该很清楚。所以,这个卦装出来以后,为什么同一件事情,不同人会装出不同的卦,占断出来是同一个结果呢?这个原因就在于当时装卦的,一个是时辰,时辰当中,这个卦身的伏藏和复卦卦身的伏藏,然后来结合你自身所处的方位,这个时候,那就是你不管是什么卦,只要你是问同一件事情,你肯定会得出结果就一样的。

你看,在十几年前在国务院参事室,一般都是七、八个人,每年初一每个人各自占一卦。从初一开始,占今年会有什么样的问题,有什么社会问题啦,有什么灾难啦,有什么其它问题,然后呢,到了年三十大家来汇总,来打开,拆开每个人的卦,因为是密封的吗。每个人所装得卦都不一样,但是这个占断的结果,那几乎都是一样的。哎,这个原因在哪里呢?这个原因无非是我昨天所讲的,无非是你的六神,所临的这个宫象,和你这个卦身是伏还是飞,是有还是没有,以此来论断,它是这么一种关系。

所以呢,它不是简简单单,就是说,哦,你装了那个卦就行了,接下来你会很容易。到了下一步,我建议你们到现场去实习,你可以指出一个指向,这件事情,让所有人装卦,它肯定装出来是不同的卦的。

好了:那肯定是不一样。

师:不一样的,但是他的结果是一样的。这个就是玄妙了,这个才是玄妙的地方。

好了:是。师父,我这么多年有体会,咱们这个禅修对于学易是非常有益处的。

师:是的,因为它可以使这个神形归一,色性归一。如果是装卦,装卦它为什么要求这个求卦之人,以前如果是严格的话,求卦之人他要祈祷、他要上香;这个占卦之人他要有一些规仪,然后他才会占断,因为这就是说,神,是以心通神,以神来明,这个时候才能够占断,所谓的信息相沟通,相作用,和相统一,跟我们所说的道理是一模一样的。你现在要占一个明天有没有雨,你心里面想着昨天打麻将打输了,这个时候你装出来的卦肯定就是不对头了,因为你是心非所想,心非所指,所以你得出的卦会不一样的了。

为什么说占卦之人,疑者不占?他本身来求你,那占卦,他如果是来考你,你在帮他摇卦、装卦的时候,他在想别的事,可这个时候是以他当时的信息为主的,那么你得出来的这个卦象呢,那肯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就是这个问题。不过,你如果会熟练运用这个六神和卦身,那你就知道,哦,这个人他现在是在想其他问题,或者就是来起哄的,就知道啦,就来人不用问了。这就相当于奇门的这个数遁一样。

好了:啊,这个六神这么重要啊!

师:太重要了!

好了:哎呦,这个世上人哪有用六神的!您看现在好多书上根本就没有六神这一章,怎么应用他根本就没说就。

师:有时候他装六亲,然后呢,装纳甲,一般都是不装六神的,很多是忽略了,他就不去重视,或者他不会,不知道怎么用。

好了:不会用!因为他装纳甲的时候没有天干啊。

师:对呀,他不装天干啊,为什么我昨天还是前天,为什么让你教他们,一定要装天干!

好了:是是是,我明白,我知道那个天干,“乾金甲子外壬午,坎离震巽为一家。”感觉这个触类旁通,又跟那个八宅什么又放在一块儿了,戊己庚辛——

师:好了,我跟你说啊,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啊?因为这个易者,它有先天和后天,也就是说,一个河图和一个洛书,它有先天卦和后天卦。对不对?

好了:对对对。

师:在排八宫卦的时候,都是以后天为主,但是,在临这个卦象的时候,以先天为主,对不对?比如说,占这个易数,易数是以先天卦为主,那么占六爻是以后天卦,但是这个时候,你把这个天干一装,就会发现它的天干是先天的,它的地支是后天的。这个时候,阴阳才能够合起来的。对不对?就是说,天干它所临的这个纬度是以先天来定的,地支是以后天来定的,那么这个时候,它才真正形成一个卦,就是乾坤,天地反复,它才能够形成这么一个卦。你否则你只有后天,你没有先天呀,哎,是这样的。

好了:噢,我跟您说,师父,目前我接触周易界的,还没有看到一个人用京房纳甲用到天干,谁会用天干?

师:那也不能这么说,或者有些人是真人不露相。

好了:可能是有人,周易界现在就是这样,他真会的话吧,他就不说话了。要不会的吧,他就编,编完然后他开班啊,办班啊,要真会那个,人家就说不会了。周易界这种情况非常多。

师:对,真会的他不教你。因为他随便教一个秘诀就可以收你二十万了,那不是做亏本生意。

好了:是,呵呵。您说这个六神和天干的搭配的这个关系如何用,这个绝无仅有。用您这一个概念的话,就可以开一个非常不错的六爻班了。别说多了,每人收费五万,哎,一个月,来那么十个八个人,就很轻轻松松的。

师:是啊,最后是,比较这个命相是不旺财,所以就算了,反正咱也不赚钱。呵呵。

好了:呵呵。师父,所以说今天白天我在群里的语音里也讲了,我就怕这些东西被别人给窃走了,窃走之后,他马上摇身一变,说这是祖上八代传下来的,呵呵,然后他就可以办班,人家就可以很轻松的赚钱了。

师:呃,会有这种可能。不过呢,你如果学那些是一知半解的,你不会犯天条;你如果是学这些,再去走歪门左道,你已经犯天条了,你已经会很麻烦了。

好了:哦,我慢慢讲,我慢慢的让大家再把前边的扎实一下。扎实一下之后,我把您这个慢慢一点点地往里面揉。师父,那个八个卦的天干我今天在编口诀呢。我今天我想编一个口诀,不然我怕大家又记不住。

师:对,这个好,这个可以的,那就是这一系列的课都是你是主讲,我是有时候穿插一下讲一讲。

好了:师父,您要是不说的话,当然我会讲,因为现在有很多资料我就是不会,网上也有很多资料,但是我就对它的准确率,我为什么放了很多年啊,就是它的准确率有问题,它不准。

师:这个没关系的,我会时常地穿插一些,讲一些怎么运用。但是这个基础,整个系统由始至终是由你来。所以平时你在讲课授课的时候,你按照你的课程表来,你不必因为我今天讲了什么,然后你去修改什么东西。

好了:是,我就希望您多关注一下,然后看我有什么问题了,您及时给我指出来就行了,要不然我讲讲讲,我不知道讲哪儿去了。

师:以前我是只字不提,所以你也不知道。可能你想,你觉得你的师父可能不懂这个,没学这个。

好了:我就以为您不会这个呢,哈哈。为什么呀?我觉得这东西是江湖里边儿摆摊算卦的那些东西,我说师父肯定不弄这个,师父弄个“奇门”啊,“大六壬”哪,“太乙”啊,我说师父他不可能把六爻这些东西,其实我从您哪儿回来我就明白了。

师:虽然师父平时不用它,但是这个是咱们的祖业啊,我既然继承了,我就必须要传承下去的。

好了:啊,是啊。所以说,我听到之后,我对自己过去那个,就是事实上我用了很多很多的,不过真不准呢,按邵伟华那本书里讲的,邵伟华那本书可能您也翻过,那也就是开了个头吧?后面他对于吉凶的把握,尤其是应期就更谈不到了。

师:他也有一些东西,他是不讲的,有些东西他是懂得,他的几本书我都浏览了一次,有些东西他是懂,他只是给你讲一半,然后他有时候给你讲头,有时候给你讲尾,最要命的是他有时候插在中间给你讲。所以,你就是一辈子你都学不会。

好了:对,他也没想让你学会。

师:啊,那倒是,怕别人抢饭碗。可是哪,师父是不怕你们抢饭碗的,你们有本事就抢!

好了:嗯,所以,师父,您说咱们讲的这些您传下来的宗门里的这些东西,咱们也公开的在群里讲吗?

师:呃,公开。到时我会择优,然后会在YY群里的一个小范围,进行进一步的提高。

好了:好好好!我就怕被社会上一些人拿走之后,很快,他速度非常快,一周之内,他把它打印出来之后,他们都有网站,然后咣咣咣他就开始了!他就开始讲那就是他的了。

师:问题是,他如果说是能如实,完完全全去领会,那倒好说;问题是很多他是把这个当为饭碗,然后他去有意地去误导,让你学了半天,然后不断地掏你的口袋,这就比较讨厌。所以呢,就是——

好了:是是是,现在就是这个情况,我想跟您说的就是这个情况,这七、八年,我太了解他们了。唉,他实际上呢,他就是抓住一、两个概念之后,他可以在一年到三年之间轰动起来,大家察觉不对了,他不办了,他钱也赚够了。现在都是这样,哎——

师:十几年前,在香港有一个人,他是学那个神术,“铁板神术”和那个“紫微斗数”。后来呢,也是通过朋友的介绍,我教了他三天,其实一天也就教了两个小时,不过我是真收费,三天是七十万,一分不能少。教完以后,据说后来他出了不少书啊,其中就说到这个。他说:其实这三天,我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学费是七百万我也会交的。可后来他拿我这个去教别人的时候,他就教一半了,就掐中间,不断的出书,不断的办学习班,不断的捞,就是这样,中间就……

好了:对对对,现在就是这样。而且他就听到一个概念的话,他就可以把班办个一年、两年、三年没问题的,您看现在市面上流传的转盘的《奇门遁甲》的“暗干”,那就是我和做软件的那个刘先生,我们俩偶然之间,我说地的三奇六仪是在九宫当中,是飞布的,那么值使门是事儿,那么咱们再布一下三奇六仪,因为看梅艳芳得子宫癌死了,就看不出来那个天芮星,它是天芮星那一卦落在四宫,天芮星落四宫按转盘的奇门,天芮落三四,不药而愈啊,看不出来是癌症啊。结果暗干加上之后,庚临了天芮。哎,我们俩挺激动,然后就流传出去了,就跟这个说,跟那个说,我先告诉北京周易研究会和河北周易研究会,结果大伙说,你们就别说了。结果,刘先生是学者,他也觉得无所谓,他就各处说,结果现在全国就风靡了,就是暗干。其实那都是我胡编出来的,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怎么用。

师:哈哈哈,我上一次去北京的时候,你不是把那个软件装给我了吗?我回来也看了一下,你已经是在当代,在当今来说,你已经是走在了很前很前了。所以这些东西啊,学了是匡民济世的,不是拿来去摆摊去敛财的。

好了:哦。它是济世用的。

师:对你们来说,我是要求你们要学那就要学精,要学精!然后在必要情况下就可以匡民济世,而不是说拿它去谋生啊,这就违背了《易》它的神明和神圣了。

好了:啊,是是!

学子:懂了!懂了!

师:所以,虽然在修禅中,你最终明心见性,这些都属于术的范畴,因此我们几乎也都不用,因为你都用不着,不用那么周折啊。但毕竟呢,这个欲界天呢,不是所有的众生他都能够明心见性的,虽然是后天之术,但是它毕竟是能够济世,能够匡民济世。所以,你们大家努力学习吧,反正好了的这一块儿也够你们学一阵子的,你们学完以后呢,还有很多东西让你们学,因为我现在还在学,至少我比你们走在前面几步啊,等你学到我这个水平了,我估计我比现在水平还高,所以你还是学不完的。

好了:呵呵,那肯定是。师父您掌握的这些东西都是市面上我没听说过的。

师:这个市面上是没有的,市面上是因为《易》有嘛,《易》则一方嘛。因为我们这些呢,我跟你讲这些呢,绝大部分都是《归藏》和《连山》,这个《周易》,它本身就不涉及到这些范畴,因为到《周易》的时候,它这个《连山易》已经得不到了,所以呢,后来就是以“文王易”后天来排序的,所以《连山》和《归藏》几乎就不涉及。我这两天说的这些,包括你来这里我跟你说的那些,那就很多是《连山》和《归藏》的,所以就变成了,市面上是没有的,为什么没有?是不可能让《连山》和《归藏》流传在市面上的。

好了:嗯。四川的那个易学大家霍斐然,他的很多资料里面一直在提《连山》、《归藏》早已失传,不过他自己也弄了一点《连山》、《归藏》的东西,我一看哪,也不知从哪儿杜撰来的。肯定是杜撰了一些东西,有些《连山》、《归藏》资料,我这也有一点儿,但是咱也看不明白,对不对也不知道。所以说我现在对这个看书啊,这些东西我基本上不接受了。

师:《连山》、《归藏》是不会入世的。但是最要命的是,外面有些人,就象你说的,他杜撰了一些东西,然后呢,他就把后学引到沟里面去了,因为本身就是杜撰的嘛,到时候就彻彻底底,你就不知道在学些什么了,就引到沟里去了。现在很多断易,一半是以这个刑冲克害来断,一半就是观颜察色来蒙,是这样的。

好了:嗯,我这儿有一本归藏法,“周易归藏法”,这个我看他写得云山雾罩的,也看不清楚是什么。

师:《归藏》只有两爻,如果是多的,那就是杜撰的。我现在可以先给你透露,《归藏》只有两爻,就是一个阳爻、一个阴爻,就是一个乾、一个坤,而且它都这个,就是一个阴爻、一个阳爻,仅此而已。阴爻和阳爻当中啊,去推,去推出下面这个“伏变”、“造变”,然后这个“卦变”。你们其他人听明白了没有?

学子:听得过瘾。

好了:其他人听见了吗?

众:听见了~!

好了:师父讲得这些内容都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师:听见了?那我现在考你们一个问题,谁知道,现在是11点50分,谁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学子:释迦牟尼佛出家日。

师:看起来抢答答对了。二月初八也是贫僧的出家日。

学子:阿弥陀佛!给师父顶礼!

(众顶礼!颂唱《三皈依》。)

师:好,大家再自由一点,有什么要参的,有什么要说的?

发表评论

login